首页 >> 民族学 >> 方法·技术
高山特色香气袭人
2016年07月27日 00:00 来源:农民日报 作者:邓俐 张艳玲 字号

内容摘要:进入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境内,就走进了群山环抱之中。在这里,你不仅能领略到藏、羌、回、汉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风情,还能体验到平缓的冲击河谷与高耸的群山雪岭相偎相依的神奇景观。

关键词:袭人;高山;小金县;玫瑰;合作社

作者简介:

  进入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境内,就走进了群山环抱之中。云深村寨、雪域田园,白云从这里出发,星星在这里安家。在这里,你不仅能领略到藏、羌、回、汉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风情,还能体验到平缓的冲击河谷与高耸的群山雪岭相偎相依的神奇景观……

  9万“小金人”中,农业人口就占了7万,其中嘉绒藏族超过50%。立足自身独特的高山峡谷资源,瞄准市场需求,小金县另辟蹊径,积极调整产业结构,特色农业风生水起,花香、酒香、果香袭人。

  花香一朵玫瑰花两个新产业

  玫瑰醋饮、鲜花饼、鲜花茶……来到达维乡冒水村,你不仅能与一眼望不到边的玫瑰花海热烈相逢,还能一饱口福,来一顿小资文艺的玫瑰大餐。

  冒水村是小金县食用玫瑰产业的发源地。2014年,在村主任陈望慧的带领下,习惯种植土豆、小麦等传统农作物的村民们开始发展玫瑰产业。短短两年时间,小金县食用玫瑰从冒水村辐射开来,面积已发展到近3000亩。根据小金特色农业发展规划,到2018年,全县玫瑰种植面积将达到1万亩。

  为什么会改种玫瑰呢?陈望慧笑说:“都是被野猪逼出来的。”原来,近些年,山里野猪十分猖獗,村民不堪其扰。在2011年的一次灾情查勘中,她发现:地里庄稼虽然被野猪毁了,但地边的两株玫瑰花却完好无损。一个大胆的想法,就此浮现在陈望慧的脑中。

  说干就干!为了学经验找技术,陈望慧自掏腰包外出考察,一年时间跑了云南、陕西、山东、贵州、甘肃等7个省。第二年,她买回7个新品种,搞起了试验田。

  试种取得了成功,各项检测数据都显示:小金非常适合玫瑰的生长,种出的食用玫瑰香味浓郁,含油量高,花期长达5个月。很快,在陈望慧的带动下,村里成立了第一个合作社——清多香玫瑰种植合作社,采取“合作社+基地+农户+市场”的经营模式,鼓励村民改种食用玫瑰。

  去年,在眉山援藏工作组的帮助下,冒水村建起了占地960平方米的种苗培育温室;今年,清多香合作社又建起了玫瑰精深加工厂,一旦建成投产,可年产玫瑰花蕾100吨、玫瑰精油200千克、玫瑰醋饮和玫瑰露酒500吨,年产值超过4000万元,带动3000余户农户增收致富。

  酒香万亩葡萄园数亿大产值

  “4亩地,1个人,好的时候能有3万多元收入。”正在地里为葡萄藤蔓掐尖的冯文芝用手在空中画了个圈,表示周围的这片葡萄园是自家的。“种葡萄有10多年了。”冯文芝说。

  时光回溯至2001年。经权威专家考察论证,小金县八角乡和达维乡一带的半山河谷地区非常适合发展酿酒葡萄,阳光,土壤,无霜期等独特的气候条件造就其天然优势。自此,小金县将酿酒葡萄产业发展提上日程。

  无独有偶,了解到家乡葡萄酒产业发展规划,当地藏族青年张正桥在看了“中国葡萄酒教父”李华论文《优质葡萄及葡萄酒生态区四川小金》后,毅然返乡开始葡萄酒创业,创办九寨沟天然葡萄酒业有限公司。公司最早的酿酒葡萄良种母本园就建在冯文芝所在的老营乡下马厂村尹家坪。

  在龙头公司带动下,原本靠种土豆、玉米勉强度日的农户开始转行种葡萄。公司不仅提供种苗与技术支持,而且与农户签订单,进行保底收购。

  由于小金的酿酒葡萄种植地主要集中在海拔2300米到3000米之间,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的标准化葡萄种植基地,被称为“离阳光最近的葡萄园”,“小金酿酒葡萄”通过了国家“地理标志农产品”认证,来源于高山产区的独特性使其产品很快打开市场,并屡次在国际上捧回大奖。

  14个年头过去了,尹家坪已经从荒山坡变得香满园、绿满山。小金县酿酒葡萄产业更是今非昔比,不仅葡萄种植面积已经从几百亩发展到近万亩,带动了数千农户增收致富,九寨沟天然葡萄酒业有限公司也逐渐成长为省级农业龙头企业,2015年公司产值达1.5亿元,其所打造的“神沟九寨红”品牌更是阿坝州唯一的酒类中国驰名商标,成为阿坝一张闪亮的名片。

  果香五十载苹果树焕发新生机

  1976年,“小金红星”苹果首次在香港市场亮相,一举击败美国“蛇果”,获得金奖。要讲小金苹果的辉煌历史,沃日乡的老乡最有发言权。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沃日乡开始引入试栽,80年代全县大面积发展,鼎盛时期达到4.5万亩种植规模,年总产5.4万吨,成为县域经济支柱产业和河坝地区的主要经济来源。而沃日乡种植的金冠苹果更是遐迩闻名、广受欢迎。去年10月,“小金苹果”成为地理标志保护产品。

  然而,随着果树老化、果品下降、品种单一等因素影响,小金苹果在消费者口中“失宠”,老百姓的收入锐减,小金苹果逐渐陷入了“低价—管理积极性下挫—品质下降—低价“的恶性循环。

  这个发展近半个世纪,关乎成千上万农户收入的支柱产业走到了生死关头,怎么办?近年来,小金县委、县政府确定了“新常态下小金苹果新腾飞”的战略部署,制定了一系列具体措施并坚定实施,依托四川省农科院、四川农业大学等科研院所,在提升改造老基地的同时引进新品种新技术,以实现产品升级换代、产业重新布局。

  沃日乡最早开始在苹果品种的更新换代和规模开发上动脑筋、做文章。2014年,沃日乡以7个苹果种植和销售大户为龙头,成立了“小金县金冠种植合作社”,集资金用于合作社流转土地建设富士苹果矮化密植标准观光示范园。

  “标准园每亩土地定量栽种145株,每株果树定量生产85个苹果,每个苹果4-5两,预计丰产后每亩地产量6000斤以上,实现经济收入5万元左右。”合作社负责人蒲素全告诉记者,果农加入合作社,合作社为果农提供苗木、技术支持,并按预定价格、预定标准回收果子,由合作社统一实施销售。

  在专合组织的带动下,近年来,沃日乡木兰村326户果农实施了低产园提质增效和老果园改造工程,其中低产园提质增效达数千亩,老果园改造数百亩。“在专合组织的带动下,今年全村预计能增收100余万元。”木兰村党支部书记马全友说。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安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