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方法·技术
雪域高原——久久难以忘怀的眷恋
2016年08月02日 14:5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彭存宣 字号

内容摘要:7月26日夜8点5分,随着一声汽笛长鸣,T164次上海到拉萨的列车开动了。我和回民中学几位从事西藏班教学十多年,但从未去过西藏的老师一样,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天路”之行,将实现他们久已盼望的宿愿。而对我来说,这是对第二故乡久久难以忘怀的眷恋之圆梦。

关键词:雪域高原;老师;西藏;主席;西藏教育

作者简介:

  彭存宣:男,1961年入藏,曾任西藏自治区教育科学委员会研究室副主任,《西藏教育》编辑部主编等职。1988年离藏返沪,仍从事分管上海西藏班的教学工作,曾任上海回民中学副校长等职。

  口述:彭存宣

  7月26日夜8点5分,随着一声汽笛长鸣,T164次上海到拉萨的列车开动了。我和回民中学几位从事西藏班教学十多年,但从未去过西藏的老师一样,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天路”之行,将实现他们久已盼望的宿愿。而对我来说,这是对第二故乡久久难以忘怀的眷恋之圆梦。

  本人从事西藏民族教育近40年,但从未路经此线。今天,年过古稀,却有缘踏上“天路”,重访第二故乡。去看看,那些曾经手把手地教过,而又朝夕相处的可亲可爱的孩子们;去看看,曾经一起工作过的同事和朋友们;去看望,一些曾经关爱过自己,而又比较熟悉的领导同志……

  我翻阅着从20世纪60年代初在西藏公学(后改为西藏民族学院),20世纪七八十年代在西藏农牧学院,80年代后期和90年代在上海回民中学西藏班的不同年代的学生的照片,往事如云,历历在目,久久不能入眠。这些学生,今何在?还能见上几位?他们,还能认识我这个退休老师吗?

  28日早晨7点左右,车抵格尔木,这时,东方发白,朝霞满天,大地一片金黄。原以为格尔木地处高山峻岭之中,岂知,这里是一片平原,是一座初具现代建筑的小城市。这里是青藏线上、内地通往西藏的转运站,列车在这里停靠十几分钟,据说,要换车头。大家忙着下车,去摄影留念和欣赏秀丽风光。

  离开格尔木,前方就是昆仑山。雄伟、博大的昆仑雄姿,就显现在人们的眼前。列车飞奔向前,从可可西里横穿而过。我们看到了修路设计者们,为野生动物通过而专门修建的条条通道,我们也不时看到藏羚羊、野牛,还有其他野生动物,在奔跑的身影。列车到了沱沱河,这里,是长江的发源地,它和世界屋脊的草原冰川唐古拉山紧紧相连,唐古拉山口海拔5072米,是青藏线海拔最高的地方,列车从唐古拉山口如过山车般疾驰而下后,地势变得相对平稳,羌塘牧场的景色渐渐入眼。位于安多和那曲之间的“措那湖”如一汪碧玉,湛蓝的湖水,周围野花烂漫,似入天湖仙境。列车在藏北大草原上奔驰,几百公里就像是地上铺了一块无边无际的绿色大地毯,这里牛羊成群,水草丰盛,真是上天恩赐的一块宝地。这里气候时晴时雨,天公随时变脸。下午近5时左右路经那曲,这是藏北草原首府所在地。

  晚上9时左右,火车在细雨蒙蒙中抵达拉萨车站,来迎接我们的索朗扎巴同学已站在眼前,五条洁白的哈达挂上了我们的脖子,两部小车已等在站前。与此同时,老同事、区直工委书记高文庭来电说,两部车子也等在站前。四部车接五个人(车上还带着氧气),盛情让人难以言表。高书记已经为我们安排了宾馆,在拉萨当时一床难求的情况下,给我们安排了一间豪华套间,并被一再叮嘱先好好休息。

  29日,我们休息适应一天,索朗扎巴同学给我们送来了一大堆水果。傍晚,在法院工作的达瓦同学来看望我们,当得知我们反应不大时,即决定30日他亲自驾车带我们到日喀则参观扎什伦布寺。早晨6点,当拉萨还在沉睡之中,我们已经出发,当车经仁布县境时,达瓦带我们去他亲戚家,一个原汁原味的藏牧民家。主人一家先献哈达,然后让坐,拿出农家所有的土特产,以无比的热情款待我们,青稞酒、酥油茶、糌粑、奶茶、奶渣、牛肉干、炒青稞、人参果、土豆、土鸡蛋等,全家人不停地倒酒、倒茶、端点心。主人的盛情、好客和一片真心,让在座的每个人都非常感动,大家都向主人一家表示深深的谢意。大约10点左右,抵达日喀则。达瓦电话告知了在白朗县当医生的大罗珍同学,她从50公里外,坐出租车专程赶来看望老师。这样重情重义的同学,实属少见。她带领我们参观,让我们到日喀则市中心的一家藏餐馆,吃了第一顿藏式美味。饭后,带我们参观上海广场、上海大厦。她说:“这是上海人民送给日喀则人民最好的礼物。”随后,才依依不舍地与我们告别。

  31日,高书记安排我们参观拉萨布达拉宫和大昭寺。威严高耸,气势磅礴,雄伟壮丽的布达拉宫,让所有参观的中外游客赞叹不已,这是伟大的、勤劳的、勇敢的藏族人民智慧的结晶;大昭寺是藏王松赞干布为纪念文成公主进藏而建,由公主亲自设计而成,至今已有1300年历史,这是汉藏民族世代友好的象征。这些历史古迹,属于西藏,属于中国,也属于全世界,它是世界历史文化遗产。

  当天晚上,远在100公里外的尼木县工商局的贡嘎同学,专程前来看望“干爹”,并在拉萨五星级宾馆——雅鲁藏布大酒店宴请“干爹”和回中的老师们。贡嘎的女朋友,一个美丽、端庄、大方的汉族女孩,藏名叫格桑美多(饭店部门总监),以最隆重的礼节盛情款待了我们,美多请来了一班歌舞、弹唱艺术家陪伴我们,一曲又一曲地唱,一个又一个的三口一杯,轮番进行……在座各位都说:这是自己一生中享受到的最具民族特色的最高规格的礼遇。

  8月1日上午参观了罗布林卡。这天,正是“八一”建军80周年的纪念日,公安厅的索朗扎巴和达瓦得知我和老战友张辅镇(这次一起进藏的离休干部)是50年参军的老兵时,晚上专门找了一家高级藏餐馆,为我们庆祝节日快乐。没想到,今天会在雪域高原,由我们的学生,为我们举杯庆贺,真可谓“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人生光彩的一页,也会在余生之年增添光彩。

  8月2日,德吉措姆副主席(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原常委、现任区政协副主席)来电说:“听说彭老师来了拉萨,很高兴,我和洛桑(洛桑顿珠,自治区人民政府原副主席,现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想请老师吃顿饭。”几十年过去了,两位自治区党政领导,不忘当年的老师,要盛情宴请一个退休的老师,此情此景,能不让人感到无比激动吗?宴席由高书记安排在“格桑云天大酒店”,师生相见,激动万分,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不想分开。大家看着我带去的老照片,回忆三四十年前师生朝夕相处的难忘岁月。索多今天特别将漂亮的女儿带来见见老师并帮我们拍照,当年十来岁稚气未脱的索多,如今女儿已是北京广播大学三年级的学生了,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继有人,可喜可贺。

  宴席开始,德吉主席让洛桑主席说几句话,致个词。洛桑主席说:“几十年了,彭老师为西藏民族教育作出了很大贡献,从公学到回中,他培育了几代西藏学生,今天在座的,当年都曾是彭老师的学生。是党的民族政策的光辉,是汉族和各族老师帮助、教育和培养了我们,才有我们的今天,现在让我们举杯,一则欢迎老师光临,二则感谢老师对我们的栽培,祝老师健康长寿。”宴席在充满亲情、热情、盛情和极其热烈的气氛中进行。散席时,两位主席给我敬献了一条三米长的洁白哈达,细心的德吉主席不但赠送了铁路通车的纪念品,还准备了西藏野生药材,希望我们多保重,健康长寿。此情此景,师生情、民族情,难道能用语言表达出来吗?

  往后几天,知情的同学,络绎不绝地来看望我们,其中有区电视台节目主持人旺珍、英国援助基金会索央、区党校普布卓玛、市财政局尼玛拉姆、市税务局次德吉,她们分别看望并热情宴请了我们一行人。索朗扎巴还安排我们游览一天纳木错湖。我们经受了海拔5190米那根拉山顶的考验,观看了圣湖。央金老师(市二中老师)带着小孙女,三代人来看望我(她姐姐、她自己和女儿都曾是我的学生),临走的一天早晨,还带了礼品来给我们送行。

  8月6日下午,自治区人民政府常务副主席吴英杰的秘书来电话:“请彭老师及其同事,下午3时到自治区吴主席办公室,吴主席要接见你们。”我们到达后,吴主席马上离开办公桌,走过来和我们每个人亲切握手,随后坐下,主席让我一一介绍了回中的陈世龙老师、李俊文老师和韩林老师。主席问:你们是第一次进藏吗?几位老师回答说是的。欢迎你们,你们为内地西藏班作了贡献,感谢你们!随后,主席问我的身体状况,说,彭老师是老西藏了,身体可以,常回来看看!吴主席接着说:上海对内地班很重视,回中和共康都办得很好,很感谢你们对西藏教育事业的贡献。此时,吴主席叫来了秘书,请他打电话给区教育厅,今晚以他(主席)的名义,请教育厅代劳,宴请我们一行。随后,吴主席和我们合影留念,并向我们每人赠送了纪念品,用专车送我们回宾馆。吴主席如此亲民,如此平易近人,在百忙中专门接待我们,大家都非常感动,令人难忘。

  下午6点半,教育厅在“西藏教育宾馆”招待我们,厅外事处的金海老师在宾馆门口迎接我们。到了三楼餐厅,仁青副处长和韩志洪副厅长出来迎接,一看都是老熟人,相互握手拥抱。韩厅长说:“彭老师,你到拉萨,也不给厅里打个电话,厅里根本不知道。没想到吴主席叫请的客人,就是你老兄。”杜建功副厅长来了,宋和平厅长也来了(我们本来都是熟人),两位厅长对我们表示热烈欢迎,频频敬酒,还说了许多对内地办班和上海办班的感谢……对于三位厅长,在百忙中接待和热情款待我们,大家都表示由衷的感谢。借此机会,我向三位厅长汇报了“上海援藏联谊会”成员中,有许多是原西藏教育系统回沪的老师和领导,不少人都有重登“天路”回第二故乡了却西藏情结的愿望。厅长们都表示热烈欢迎教育界的老西藏们回来看看第二故乡的变化,来了,厅里会尽力帮助。听了厅长一席话,使我深受感动。厅领导如此盛情,我仿佛回到了家,回到当年的教育厅。饭后,韩厅长亲自开车,带我去参观了当年工作了多年的区教育厅及西藏大学分校,一所800亩规模宏大的现代化新校区。我深切地感到拉萨变化太大了,西藏教育发展令人吃惊。

  我一生的事业在西藏教育,我的“桃李”在西藏。这十天,我在师生的亲情、盛情、热情包围之中,这是爱的迁移,这是爱的回报。这十天,承蒙三位主席和三位厅长在百忙中热情地接待和款待。这是我一生中,最难以忘怀的十天!

  “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这句话,在这次“西藏之行”的十天里,得到了最彻底的验证。老师——因为有了这些学生,社会有了这些栋梁之材,而让自己的一生,更加精彩和灿烂。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安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