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经济·生态
“乡村小资源”该如何旅游化?
2017年05月05日 08:43 来源:贵州民族报 作者:朱跃武 字号

内容摘要:在全域旅游的背景下,“乡村小资源”该如何旅游化?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发展乡村旅游,似乎很多人都觉得做不出什么特色,理由之一是没什么资源。这里的“资源”是指名山大川、名胜古迹抑或名人骚客等。但被笔者称为“乡村小资源”的小山水、小文化等,数量众多,不容忽视。在全域旅游的背景下,“乡村小资源”该如何旅游化?

  笔者认知的“乡村小资源”,指在经济效益的价值观念标准下,在乡村范围内,无法或不能明显吸引文化艺术者、资本拥有者、社会管理者、乡村旅游者等群体或关注、或保护、或开发、或消费的众多资源的总称。

  对于这些“乡村小资源”的旅游化利用,笔者认为,应该整合打造,营造空间。乡村小资源由于受重视程度不够,外力尤其是有意识的人力干扰较少,也就较好地保存着资源本身的文化、美学的原真性,由于它们的存在,乡村的环境氛围得以基本保全或是具备了一定程度恢复的可能。因此,乡村小资源应该有序整合,作为环境氛围营造的基础因子,整体营造一种具有乡村性的环境空间和精神氛围,便其成为乡村旅游特性强化的最强优势。

  同时,充分重视部分乡村小资源景观价值的发挥,适当与现代人的审美特点、情趣爱好结合,在不破坏乡村小资源自身的前提下,利用现有的各种特性对其进行设计,融入设施功能性、景观观赏性和精神寄托性,形成自然和人文相融、传统与现代和谐的乡村空间。浙江德清莫干山民宿群通过实践,证明了“乡村小资源”的整合创意打造的利用方式是可行的。

  “乡村小资源”的“小”有些是隐形的、相对的,在新的评判标准或市场需求下,小资源容易逆袭为传统旅游资源观下的“名”资源,受到旅游开发者的重视,通过科学整合、创意打造,成为具有市场号召力和竞争力的旅游产品。皖南的徽州古村落,长期以来无人问津,在工业经济和城市文明的强势影响下,成为落后、贫穷的标志。但是随着古村落的乡村文化、建筑美学、民俗等价值不断被发现,这些古村落一夜之间世人皆知:200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中国皖南的西递、宏村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人们终于认识到随处可见的“乡村小资源”——古村落,原来有如此非凡的价值。

  在推崇大众创新的今天,看重吸引力的旅游业更需要不断创新,创造更多吸引游客观感和体验的景观与体验。由于乡村生活的相对灵活与随性,很多“乡村小资源”天生且长期就具有多重功能。因此,在跨界融合,颠覆思维的当下,众多“乡村小资源”的天性得以释放,迎来了创意新生。牛棚猪圈曾是乡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元素,是农耕生产的遗存,在很多乡村已基本丧失原有圈养功能。但浙江桐庐的牛栏猪圈华丽变身为牛栏咖啡、猪栏茶吧,甚至利用荒坡岗地打造地形公园,搜集闲置坛坛罐罐设计成创意景观小品的值得点赞,尤其是早期的洋家乐民宿更是创意改造成名的典范。

  当下,乡村生态保护、乡村文化传承、乡村旅游发展都给“乡村小资源”带来了绝好的机会,同时也对“乡村小资源”充满了期待,在全域旅游的背景下,在游客越发重视旅游环境的需求下,“乡村小资源”定会生机勃勃,大放异彩。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