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学科纵览
杨凯 王宁宁:斯大林民族理论研究的又一力作 《斯大林民族理论的贡献和局限——基于历时性的分析》的评论
2018年06月18日 14:1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杨 凯 王宁宁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当前我国民族理论的研究旨在将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而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等经典作品中汲取营养成为当下我国民族理论发展的必然要求。马克思和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思想奠定了基础,列宁和斯大林从苏联的现实发展和执政实践中充分的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但是由于历史环境和客观因素的影响,斯大林的民族政策饱受争议,对其民族理论也是褒贬不一。不言而喻,贵州民族大学董强教授在《民族研究》上发表的《斯大林民族理论的贡献和局限——基于历史时的分析》,从斯大林民族理论的贡献和局限两个方向,民族概念、民族形成、民族问题、民族融合及消亡四个维度,深刻、客观、全面地进行了研究,不仅是对于斯大林民族理论研究成果的推进,同时也是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民族理论研究成果的丰富和发展。

  该文章以斯大林民族理论“历时性”分析为视角,基于斯大林民族理论发展和民族政策的实践经验,运用唯物主义辩证方法,从斯大林民族概念;民族形成理论;民族问题理论与实践;民族同化、融合和消亡理论及实践四个维度,充分剖析了斯大林民族理论的积极贡献和历史局限性。第一,作者在文章充分肯定了斯大林民族概念的科学性,认为“在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发展史上,学界对斯大林的民族定义大都持有肯定的态度。”但是其局限性却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斯大林民族概念中关于“表现于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这一特征的描述太过抽象和晦涩,对第二国际机会主义者的“民族文化自治”批判不够彻底。另一方面是斯大林的民族概念并没有完全穷尽民族特征,也并不适合于各种类型和不同时期的民族。第二,作者在文章肯定了斯大林民族形成理论的贡献“一是表明了民族的形成与一定的历史时期分不开的;二是肯定了民族这种人们共同体受客观规律支配,有始有末”。但是其局限性在于仅仅从当时所处的时代进行“共时”性研究,进而忽略了“历时性”研究,把民族过程的历史割裂开来,这不仅不能解释资本主义以前的民族状况,也不符合近代殖民地国家的情况。第三,作者文章中阐述斯大林关于民族问题理论论述的贡献:一是关于民族问题内容和实质的论述,二是关于民族问题与革命总问题的论述,三是关于解决民族问题的途径和方式的论述。斯大林不仅提出从历史观的视角强调民族问题的解决与历史条件的联系这个大前提,而且指出各民族需依据自身所处的条件来选择解决民族问题的方式。但是其局限性在于:一是片面夸大了解决民族问题成果的绝对化,否认民族问题的长期存在;二是在民族问题上,忽视了大国沙文主义危害性和顽固性。这些思想都导致以后苏联民族问题实践上的失误。第四,作者描述了斯大林关于民族同化、融合和消亡理论及实践的贡献中对民族同化理论、民族融合和消亡理论的论述,认为这些论述均在后来的实践过程中得到了充分的论证。但是其局限性主要体现在苏联民族问题的实践活动中,在尚未实现全世界无产阶级专政之时,就急于消除民族语言的差别,人为的进行“民族接近”和融合工作,这种脱离民族问题发展实际,急功近利地、人为进行消除民族差别,搞人为民族融合理论是导致苏联民族和社会政治矛盾激化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篇文章最鲜明与深刻性的观点有三:首先,斯大林的民族定义是第一个科学完整的民族定义,但斯大林的民族概念并没有完全穷尽民族特征,从“历时”研究来讲,也并不适合于不同时期的民族,而是仅限于资本主义民族产生以来的论述,忽略了对于资本主义社会以前的民族研究,这就从割裂了民族过程在“历时”方面的系统性。其次,斯大林关于民族问题的论述从“历时”性分析,既从历史观的视角强调了民族问题的解决与历史条件的联系这个大前提,又指出各民族需依据自身所处的条件来选择解决民族问题的方式。但斯大林把一个或两个历史阶段的民族问题的任务当作整个的民族问题,就必然不能从“历时”性正确认识并科学对待民族问题的范畴问题、时代性问题,看不到民族问题内容和形式的复杂性及解决民族问题的长期性。再次,从“历时”性来看,斯大林对于民族融合图画的勾勒是对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发展的发展和创新。但在苏联民族问题的实践上脱离实际,急于推进民族融合,消除民族差别,是极为有害的,这对于当前世界民族问题的解决具有深刻的借鉴意义。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全面贯彻党的民族政策,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促进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针对党和国家对新时期民族工作的新部署和新安排,在已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族理论的基础上急需对现实的民族工作做出理论性的回应。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要多视角、多方法、多途径的全方位研究,找出深层次的理论所在,并构建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体系。毋庸置疑,体系的构建离不开吸纳,而吸纳必须是全方位的。斯大林时期解决民族问题的理论文献和实践经验,更需要我们认真研读,取精去粕,客观评价,为构建、丰富和发展马克思民族理论中国化研究做出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董强教授有着充实的民族理论学习经历和丰富的民族地区基层工作经验,这篇力作正是其在民族理论学习过程中的深度思考和创新性研究。他突破了大多数学者关于斯大林民族理“共时性”研究的单一认识和认知局限,创新性地从“历时性”的角度对斯大林民族理论进行研究,从而全面客观地认识和解读了斯大林民族理论,令人耳目一新。

  (作者单位:贵州民族大学)

作者简介

姓名:杨 凯 王宁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