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理论·政策
赵新国:论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民族工作的本质特征
2018年10月22日 10:08 来源:《贵州民族研究》 作者:赵新国 毛晓玲 字号
关键词:民族工作;民族问题;中国共产党;党的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坚持;解决;民族理论;各族人民;马克思主义

内容摘要:摘要:论文认为,中国共产党从创建到领导中国人民站起来、富起来和强起来的不同历史阶段中,始终都是成功解决民族问题中国道路的开辟者、领导者和推动者,党的领导与民族工作在指导思想、最高目标和价值取向上始终都具有一致性的。一、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正确道路的开辟者、领导者和推动者中国共产党自诞生到带领中华民族站起来、富起来和强起来的近百年来的光辉历程中,特别是改革开放4O年来,党始终坚持与时俱进,开拓创新。强调民族工作关乎大局,对民族工作理论和实践问题作出重大的论断和决策部署,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八个坚持”,即“坚持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持维护祖国统一,坚持各民族一律平等,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

关键词:民族工作;民族问题;中国共产党;党的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坚持;解决;民族理论;各族人民;马克思主义

作者简介:

  摘要:论文认为,中国共产党从创建到领导中国人民站起来、富起来和强起来的不同历史阶段中,始终都是成功解决民族问题中国道路的开辟者、领导者和推动者,党的领导与民族工作在指导思想、最高目标和价值取向上始终都具有一致性的。在新时代,要确保党始终成为民族工作的坚强领导核心。

  关键词:党的领导;民族问题;中国道路;本质特征;强化核心

  基金项目:国家民委民族问题研究重点项目“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最新成果研究”(2017一GMA—OO1);中国(昆明)南亚东南亚研究院重大项目“云南民族地区边疆治理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若干问题研究” (CKZD201610);云南省哲学社会科学重大项目“云南建设我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理论探索与实践经验研究” (ZDZB201702);云南大学民族学一流学科建设项目资助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赵新国(1972一),男(彝族),云南宁蒗人,云南大学西南边疆少数民族研究中心教授,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与政策;毛晓玲(1976一),女(彝族),四川泸定人,云南大学西南边疆少数民族研究中心2017级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与政策。

  中图分类号:D61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6959(2018)06-0001-05

  2014年召开的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坚持党的领导是“八个坚持”的内容之一,作为成功解决民族问题的中国道路内涵的重要组成部分第一次被提出来,这一论断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党的十九大再次强调,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这个论断作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八个明确”之一,是我们必须要深刻认识和理解的重大科学论断。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重要组成部分,这个论断是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正确道路,具有特别重大的理论价值和实践价值。

  一、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正确道路的开辟者、领导者和推动者

  中国共产党自诞生到带领中华民族站起来、富起来和强起来的近百年来的光辉历程中,特别是改革开放4O年来,党始终坚持与时俱进,开拓创新,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理论探索和民族工作实践的发展,成功地开辟、丰富和发展了解决民族问题中国道路的内涵和外延,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主题作出了贡献,特别具有重大的意义。

  (一)改革开放前党开辟了成功解决民族问题的中国道路

  1921年7月,初生的中国共产党在一大上提出了党的最高革命纲领,把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规定为自己的奋斗目标。第二年在党的二大上,党在中国人民面前第一次提出了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纲领,即党的最低革命纲领,后来被毛泽东同志概括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总任务。在中共二大上提出:“只有打倒资本帝国主义以后,才能实现平等和自决,”[1]第一次提出民族自决权;同时二大又明确指出:“用自由联邦制,统一中国本部、蒙古、西藏、回疆,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2]第一次提出了用民族自决权和联邦制解决国内民族问题的方案和设想。在探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国内主要矛盾时,毛泽东就说过:“帝国主义和中华民族的矛盾,封建主义和人民大众的矛盾,这些就是近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而帝国主义和中华民族的矛盾,乃是各种矛盾中的最主要的矛盾。”[3]根据这一重大论断,党提出通过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对外赶走和摆脱国外列强的侵略压迫,谋求独立与解放;对内消除各民族间存在的压迫,追求平等、团结和进步。根据这一中心任务,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党制定了相应的民族平等、团结、发展等各项民族纲领政策,非常艰辛地探索和成功地解决了中国民族问题。红军长征时期体现党的民族政策的“彝海结盟”,成为党的历史上重视民族团结的一段佳话和生动写照。延安时期,党对中国民族问题的基本情况有了深刻的体认,提出了民族区域自治并于1947年在内蒙古取得了成功,探索并初步确立起成功解决我国民族问题的一整套政策、制度和道路,开拓和发展了党的民族理论政策、推动了民族工作的实践。新中国成立后,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从此站起来了。毛泽东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中强调:“国家的统一、人民的团结、国内各民族的团结。这是我们的事业必定要胜利的基本保证。”[4]强调了民族团结的重要性。党通过民族识别、消除民族隔阂和调节民族内部关系、使用民族干部、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和社会主义改造等政策措施,引领各族人民一起走上社会主义康庄大道,党确立并推行了平等、团结、自治、发展繁荣的政策,这些被确立并推行的核心观点构成了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成功解决民族问题的理论政策框架,党开辟和走出了一条成功解决民族问题的正确道路。

  (二)改革开放后党推动的解决民族问题的中国道路得到了丰富和发展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和国家全部事业实现了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转折,开启了中华民族“富起来”的新征程,中国共产党紧紧围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主题,始终非常重视民族问题与民族工作,适时对民族工作作出一系列重大战略决策部署,毫不动摇地坚持解决民族问题这条中国特色正确道路继续推进。改革开放之初,党彻底否定了“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的错误观点,立足于新的实践明确指出:“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逐步消除各民族发展的不平衡性,逐步达到各民族经济、文化发展的事实上平等,并及时把民族工作重心转到为经济建设服务上来。”[5]这一重大思想实现了民族工作指导思想的拨乱反正。同时,邓小平同志强调:发展是“民族的要求,人民的要求,时代的要求。”[6]这一论断强调了要让各民族发展,发展是解决民族问题核心的观点。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以后,针对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复杂形势,江泽民同志指出:“民族问题既包括民族自身的发展,又包括民族之间,民族与阶级、国家等方面的关系。”[7]这个重要论断,第一次扩展和丰富了民族问题的内涵和外延,标志着党对民族问题的认识提高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平。党的十六大以后,胡锦涛同志明确指出:“我国的民族问题必须放到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全局中来解决,解决好民族问题又有利于推进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国各族人民的共同事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解决我国民族问题的根本道路。”[8]这个论断,科学揭示了伟大事业与解决好民族问题之间的内在逻辑,丰富和发展了以中国道路解决民族问题的科学内涵。

作者简介

姓名:赵新国 毛晓玲 工作单位:云南大学西南边疆少数民族研究中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实习编辑 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