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社会·文化
马戎:历史演进中的中华文化和中国民族话语
2018年09月27日 13:52 来源:《西北民族研究》 作者:马戎 郑惠元 字号
关键词:文明;文化;中国;语言文字;群体;少数民族;词汇;文学史;中华民族;话语

内容摘要:鸦片战争后,中国为了“救亡图存”,被迫接受和学习西方文明,包括引进了西方的“民族”(nation)等政治概念,完全改变了中华文明传统中的群体认同意识和文化意涵,对今天中国的“民族”结构带来深刻影响。亨廷顿认为人类社会有“12个主要文明,其中7个文明已不复存在(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埃及文明、克里特文明、古典文明、拜占庭文明、中美洲文明、安第斯文明), 5个仍然存在(中国文明、日本文明、印度文明、伊斯兰文明和西方文明)”[3]。二、中华文明不仅包括中原文化,也包括周边少数族群文化中华文明以黄河中下游的中原地区为发源地,起初是典型的耕作农业文明,在与周边群体的交往、交流和交融中,不仅中原文化大量吸收了周边的游牧文化、山地文化、高原文化和渔业文化。

关键词:文明;文化;中国;语言文字;群体;少数民族;词汇;文学史;中华民族;话语

作者简介:

  摘要:人类社会在发展进程中衍生出不同的文明形态,演化出不同的语言文字以及由语言文字承载的知识体系和话语体系。中华文明在诸文明体系中具有自己鲜明的特色和发展历程,形成了“多元一体”的内部结构并对周边地区具有深远影响。鸦片战争后,中国为了“救亡图存”,被迫接受和学习西方文明,包括引进了西方的“民族”(nation)等政治概念,完全改变了中华文明传统中的群体认同意识和文化意涵,对今天中国的“民族”结构带来深刻影响。今天我们仍然有必要梳理晚清、民国时期在西方知识体系影响下中国的“话语转型”过程,努力发掘中国古代智慧,努力构建一个“和而不同”、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

  关键词:文明体系;民族话语;多元一体

  中图分类号:C9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5558(2018)03-0005-09

  作者简介:马戎,北京大学社会学人类学研究所和社会学系资深教授,博导;北京大学中国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民族宗教理论甘肃研究基地研究员。郑惠元,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研究生。

  世界各地的人类社群在自身发展和相互交流过程中逐渐演变出许多不同的文明形态。人们在世界各地旅行时以及从影视节目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世界各地人群不仅有不同的体质特征和不同的语言文字,而且有不同的政治系统和社会组织,不同的宗教信仰或崇拜体系,不同的社会伦理结构和知识体系。因此,学者们把世界划分为多个文明体系。斯本格勒将世界区分为7 大文化形态(埃及、印度、中国、欧洲、俄罗斯、墨西哥、阿拉伯),汤恩比将由古迄今的人类历史区分为34 个文明[1],殷海光讨论了中国、日本、印度、伊斯兰4 个“完整而独立的”文化[2]。亨廷顿认为人类社会有“12 个主要文明,其中7 个文明已不复存在(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埃及文明、克里特文明、古典文明、拜占庭文明、中美洲文明、安第斯文明),5 个仍然存在(中国文明、日本文明、印度文明、伊斯兰文明和西方文明)”[3]。尽管学者们对世界文明体系的具体分类存在差异,但是他们都看到文明之间的差异性,并把文明差异视为解读不同地区出现社会经济与社会制度发展差异的主要原因之一。亨廷顿甚至用“文明的冲突”来分析当代国际关系与社会矛盾的发展主线。

  一、语言文字是人类群体文化的表现形式

  在人类演进过程中,不同文明群体发展出各自不同的语言文字体系。语言是思想和文化的声音表达,文字是语言的可视性符号,正是通过书写文字和印刷物,人的思想、知识与文化得以传播、交流和延续。由于不同地区人类群体所处自然生态环境不同(高原、海岛、平原、沙漠、极地、森林、热带雨林、丘陵山地等),人们从周边自然界听到并可供人类学习发声的声音及所获灵感不同而发明的文字不同。当世界各地人群创立了本群体用以交流的发音规则和语言词汇后,相应的文字和语法也随之诞生。由于世界各地衍生出不同的语言文字,最后发展出来的词汇-话语体系和知识系统也各不相同。今天我们看到世界各地有不同的文字,有些已经成为遗迹(如埃及、玛雅文字),许多仍在使用。如果说古代的建筑物、绘画雕塑、器皿用具等表现的是人类文明的有形结晶,留存下来的语言文字材料则构成了人类文明的思想宝库。

  人们在不同的自然生态环境中发展出不同的经济形态(耕作农业、游牧业、狩猎、渔业等)和社会组织(氏族、城邦、部落、王国、帝国等),因此世界各地不同人群在生活和生产中发明和积累了不同词汇、语法表达的知识体系,其内涵自然带有本群体的文化特征,彼此之间存在或大或小的差异。越是用来表达简单现象的词汇,彼此差距就越小,如数字和各种动物(牛、羊、狗、猫等)的名称,在不同语言之间可以实现简单对译。而稍微带有复杂社会意涵的词汇,如亲属关系(家、族、表亲等)的称呼,有时就找不到完全对应的词汇。如中国人把“姨”(母亲的姐妹)和“姑”(父亲的姐妹)、“舅妈”(舅舅的妻子)、“伯母”(伯伯的妻子)区别得很清楚,但在英语中只有一个词(aunt)。关于那些更抽象的哲理和政治词汇,虽然我们可以勉强探寻意思比较相近的词汇,努力在语言之间进行互译,但是各自深层次的语义内涵也并不完全相同。如中国古代学者老子的“道”“名”和孔子的“仁”“恕”,译成英文就很不容易,需要在后面写一大段话来加以解释。中文中的“国”与“国君”、“朝”与“皇帝”,虽然我们可以在英文中译成“kingdom”(state)、“king”和“empire”“emperor”,但这些词汇的深层含义在中外思想体系中也存在差异。

  中国的单音节方块字是一种意音文字(logogram)。当今世界一共有五大书写系统——拉丁字母系统、西里尔字母系统、阿拉伯字母系统、婆罗米系字母系统(梵文字母系统)和汉字系统,分别对应当今的五大主流文明——西方文明(拉丁文化圈)、东正教文明(西里尔文化圈)、伊斯兰文明(阿拉伯文化圈)、印度文明(梵文文化圈)和中华文明(汉字文化圈)。其中前四者属于拼音文字,汉字属于语素文字①,在当今的语言文字体系中独树一帜。当然,这仅指文字系统而言,因为“文化”所包含的内容不仅仅是语言文字,从更广义的社会文化体系的涵盖面来说,不同文明之间的差异性就更大了,差异到足以引发亨廷顿所说的“文明的冲突”。

  

作者简介

姓名:马戎 郑惠元 工作单位:北京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实习编辑 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