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社会·文化
【民族团结共进步】互嵌与交融:新时代民族工作的创新举措
2022年02月16日 09: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阿呷尔金 蔡华 字号
2022年02月16日 09: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阿呷尔金 蔡华
关键词:互嵌与交融;民族团结;交往交流交融;凉山彝族自治州;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内容摘要:

关键词:互嵌与交融;民族团结;交往交流交融;凉山彝族自治州;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作者简介: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大力培育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成为新时代民族工作思想的主基调。习近平总书记在2021年8月召开的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强调,要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要充分考虑不同民族、不同地区的实际,统筹城乡建设布局规划和公共服务资源配置,完善政策举措,营造环境氛围,逐步实现各民族在空间、文化、经济、社会、心理等方面的全方位嵌入。可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对民族工作提出新要求,必须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新时代党的民族工作的主线,促进各民族广泛交往交流交融。建构民族互嵌格局是推动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与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重要场域,不同民族在空间、社会、经济、文化等方面全方位嵌入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重要维度。凉山彝族自治州(以下称“凉山”)凉山彝族自治州是四川省民族类别最多、少数民族人口最多的地区,因易地扶贫搬迁政策以及自发移民等因素,多民族杂居地区不断增多,民族交往范围不断扩大,交融程度不断加深,构建了民族互嵌式社会结构与社区环境。本文基于凉山多民族杂居地区的田野调查,多维度探讨不同民族实现互嵌与交融的实践经验,以促进民族交往交流交融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一、空间互嵌:交错而居

  凉山是藏彝走廊上的多民族杂居地区,有彝、汉、藏、回、蒙、苗、傈僳、傣、纳西、布依、壮、白、满、土家等14个世居民族。“走廊不是一条静态的物理空间意义的道路,而是动态的社会与文化关系网络,是不同族群频繁交往、互通有无、传播文化的地带,走廊上的族群、文明、社会、经济、政治等关系的错综叠合,既体现着中华民族共同体生生不息的力量源泉,更蕴含着解开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文化密码。”[1] 民族互动是通过居住格局来实现的,不同民族之间的空间隔离,不仅会限制族际交往交流的机会,也会影响民族关系的和谐发展。历史上,凉山多民族杂居地区相对较少,主要集中在古丝绸之路零关道沿线,其他地区大部分的彝、藏、傈僳、蒙古等少数民族居住在山区,而汉族、回族则居住在低坝地区。但是高寒山区少数民族不断向环境相对优越的低坝地区迁移的情况几乎从未间断,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低海拔地区和河谷地区率先融入市场经济,居民普遍脱贫致富,区域间发展差距拉大,激发了山区贫困群众的迁移意愿。

  伴随着打工潮和城镇化的推进,低坝地区出现了劳动力空缺、土地和房屋闲置,高山少数民族移民陆续搬入填补。同时,凉山脱贫攻坚中,为了解决“一方水土养不好一方人”问题的治本之策,为了打破边缘落后、群众贫穷困苦瓶颈,实施了易地移民搬迁政策,重塑了凉山地区各民族间的分布格局、交往格局和发展格局,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提供了物化条件。凉山“十三五”时期累计搬迁7.44万户35.32万人,建设集中安置点1509个,乡镇集中安置4.3万户22万人,县城周边集中安置1.2万户8.3万人。与政策推动的易地扶贫搬迁不同,自发搬迁是凉山发展条件落后地区的少数民族群众自发自愿、自谋出路,以投亲靠友等方式向相对优越的河谷地带、交通沿线、城镇周边搬迁的方式。根据2015年的初步统计,凉山地区自主搬迁跨县(市)迁入人口达3.59万户16.27万人,其中西昌市迁入1.88万户8.66万人。[2]少数民族移民数量大、时间跨度长,安宁河、金沙江、黑水河沿岸,京昆高速、成昆铁路、307省道等交通沿线以及各县市周边都有大量移民存在。越来越多的地方成为多个民族共同居住、共同生活的地方,实现了少数民族移民与低坝地区的汉族、回族相邻而居,为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创造了新的条件和机会,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创造了“共居”条件。

  二、社会互嵌:守望相助

  对于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而言,功夫要下在平时,要在日常生活中实现一种友好互信,要去直面各民族群众面临的最为直接微观的现实生活。[3] 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民族杂居地区不同民族相互为邻,在日常生活中交流、接触与合作极为频繁,不同民族之间的交往甚至比同一民族之间的互动还要频繁。搬迁至环境相对优越的地区居住的少数民族移民与原住户交错而居,促进了民族之间的良性互动。由于文化、语言、收入、受教育程度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迁移来的少数民族移民到来之初,只是与当地汉族、回族混居在同一空间,相互之间没有太多的交往交流。

  语言差异往往是民族间最明显的文化差异,语言上的互不相通限制了族群间交往交流的机会,往往使族群关系处于低水平。[4] 共通的语言是人与人相通的重要环节,学习国家通用语言对少数民族而言不仅仅是一种技能,也是增加少数民族就业机会,增加自身社会竞争力,同时增进民族间交往交流,促进经济、文化等各项事业发展的必要条件。学校是少数民族学生学习普通话的主阵地,对塑造各族学生的中华民族共同体认同,厚植中华民族共同体情感,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凉山2015年率先启动实施“一村一幼”计划,一个村设立一个幼儿学前教学点,以“听懂、会说、敢说、会用普通话,养成好习惯”为目标,针对3至6周岁的幼儿,免费组织开展以普通话学习和文明习惯养成为主要内容的学前教育。随着少数民族地区汉语使用率不断提高,杂居地区不同民族之间长期使用通用语进行交流,促进了民族间更深入的相互来往,实现了各成员间的情感亲近。

  “异族通婚是衡量民族集团之间关系最重要的一个指标,唯有当两个民族之间语言能够相通,有大量的日常社会交往、价值观彼此认同、在法律上和权力分配方面基本平等、相互没有民族偏见和歧视行为这样的客观条件下,才有可能发生大规模的异族通婚。”[5] 随着民族间交往交流增多,传统的地域关系和血缘关系逐渐松散,族群边界模糊,通婚圈日益扩大,多民族杂居地区,族际通婚现象越来越多,证明了族群之间大量的社会交往交流,相互没有歧视与隔阂,是民族关系最为生动和真实的表现。多民族杂居地区不同民族之间还有拜干亲的习俗,特别是彝族喜欢把小孩拜给藏族祭司沙巴,他们认为,若孩子幼时多病,拜给沙巴鬼怪就不敢靠近孩子,不会把孩子“抓”走。新时代民族杂居地区不同民族之间不仅互通有无,而且彝族移民为了融入当地社会,往往在本地其他民族遇到困难或者需要帮助时,积极主动提供帮助,慢慢地与本地人建立起互助网络,在婚丧嫁娶时都有人情往来,不同民族在频繁的交往交流中形成相互包容、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守望相助、手足情深的民族关系。各民族随着频繁的交往交流交融,形成了共生互补的关系,突破了族际分界,自觉地建构起了情谊道德社会,形成了情感相通的民族共同体。

  三、经济互嵌:依存互惠

  同一生存空间的内部差异性,使各民族的生产生活方式产生极强的互补性,互补性和互惠性驱动各民族之间相互往来不断密切,促使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在广度、深度不断发展。自清代凉山地区,汉番交界处,每月立定场期三次。早期汉族商人以骡马承运物资为业,从汉源、雅安、成都、西昌等地进口土布、盐巴、烟草、糖类、纸张、铁锅、土碗、坛坛罐罐、大米、白酒运往少数民族地区销售,又从少数民族处收购牛羊皮、花椒、蜂蜜等山货出口。80年代随着与汉族的交往交流增多,与汉族杂居的彝、藏、蒙等少数民族逐渐有了商业意识。2000年之后随着民族地区市场经济的繁荣,越来越多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到城市之中,山区的少数民族陆续搬迁至城镇周边租房打工。部分山区少数民族搬迁至环境相对优越的汉族、回族地区居住,搬迁后有经济能力的购买房屋,同时会购买土地,经济能力差的移民则租种土地,移民在同本地人的交往中,不再满足于传统自给自足的生计方式,而是积极参与到市场中。不管是在城镇周边租房打工,或者搬迁至环境相对优越地区居住的少数民族移民,他们有强烈的致富愿望,正是这种追求经济利益的强烈愿望,为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提供了强大动力。少数民族移民的经济来源可以划分为务工型、农业型和混合型,务工型移民指收入来源为务工收入,从高山迁移下来的贫困移民,没有钱购买土地,移民只能通过打工维持家庭收入,他们以建筑工人、屠宰工人、外卖员、快递员等体力型、低技能型为主;农业型移民指搬迁后的家庭收入靠务农,有经济能力的移民购买土地,经济能力差的移民则租种土地;混合型移民指收入来源多样,因经济能力有限移民购买的土地很少,除了延续原来的农业生产,农闲时期则选择外出务工或在周边打零工,少数民族迁入地区混合型移民数量是最大的。不管是哪种类型的移民,他们的经济来源、生活条件、民居环境、教育环境等都得到很大改善,掌握了技术,积累了一定的谋生经验,同时,也给迁入地带来了新的劳动力资源,解决了劳动力短缺问题。

  甘洛县新市坝镇二社是甘洛县高寒山区少数民族自发移民聚居区,迁入汉族村落居住的移民,不再满足于传统自给自足的生计方式,而是积极参与到市场中。他们和本地汉族一样种植洋葱、花生、葡萄、樱桃等经济作物。农闲时期,移民外出找零工做,主要是在当地农民的地里种洋葱、挖洋葱、摘葡萄、摘樱桃等,也会在当地工厂做临时工。不同民族间实现了优势互补的生产生活方式,加强了紧密联系,促进了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随着民族间收入差距的缩小,不同民族的生活生产方式、教育水平以及职业结构方面差异缩小,民族隔阂减弱,形成了相互依赖、密不可分的经济共同体,构建了民族经济互嵌式社会结构。不同民族共同发展、共同繁荣,为新时代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与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提供了坚实、可靠的经济基础。

  四、文化互嵌:“共同性”增多

  促进各民族广泛交往交流交融,要正确把握共同性和差异性的关系,把握好增进共同性、尊重和包容差异性这一民族工作的重要原则。新时代随着民族间交流交往交融不断深入和加强,不同民族都秉持开放包容的态度,实现了多元文化的发展,不同民族文化之间相互接纳、包容,进一步加深、加强了文化上的认同感,不断增进各民族的“共同性”进而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凉山民族杂居地区,各民族除了庆祝本民族的传统节日外,也越来越重视其他民族的传统节日。凉山越西、甘洛等地的彝、藏杂居地区,两个民族共享火把节,彝族火把节有偿还天神债务、祈求庄稼丰收之意,是个喜庆的日子。藏族受周边彝族的影响,也在每年举行火把节。节庆期间两个民族都有杀鸡敬祖、举火游行、摔跤、选美、拜年等仪式活动。与汉族杂居的彝族,虽然依然庆祝彝族年和火把节,但是其内容与形式都发生了变化,节日不再以祈求丰收为主,节日呈世俗化、娱乐化,彝族在节日期间会邀请周边汉族一同庆祝,一同跳彝族传统舞蹈,分享彝族传统美食。彝、藏、汉杂居地区,民族间在信仰方面有认同、有融合,特别是彝族与藏族的民间信仰有许多共同之处,彝族与藏族家中都会放一个白色的石头,用于避邪、避鬼,保佑一家人和睦安宁,人畜兴旺。彝族认同藏族祭司沙巴,日常生活中生病、搬家、结婚等事情都找沙巴主持仪式。藏族认为彝族祭司毕摩擅长招魂,经常请彝族毕摩去家中做招魂仪式。汉族佛教文化对藏族的影响较大,藏族经常去寺庙祭拜菩萨、烧香许愿,还参加各地的庙会。

  少数民族的婚丧习俗也在不断演变,并有新的元素加入其中。以彝族为例,民族杂居地区的彝族不仅与汉族通婚,其婚姻仪式和周边的汉族没有太大的区别,菜品与汉族婚礼上的大同小异;葬俗方面,彝族人不兴修建坟墓,在祖坟地火葬之后,简单地垒石头代表坟墓。彝族搬迁至汉区居住之后,与周边汉族一样也修建坟墓,在选择墓地时,彝族会请当地的汉族风水师看风水,在清明节时彝族移民也会给死去的亲人扫墓。彝族的坟墓与汉族的坟墓相似,但是规格相对较小。2020年的清明节,搬迁至民运村居住的彝族移民邱久家族,为搬迁之后去世的母亲扫墓,买了纸花插在坟墓上方。子孙后代每户人家都杀鸡、煮腊肉,拿着鸡蛋、白酒、饮料等去祭拜,将每户人家的祭品统一装在彝族传统漆器中摆放在墓碑前献祭,献祭大概半小时,然后在墓地旁的一块空地中,铺上布将祭品拿来全家人分享。但民族杂居地区各民族在衣、食、住、语言、习俗的形式方面还是具有一定差异,这种差异是必然的,也是必要的,是文化多样性的重要表现。

  五、结语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就是要引导各族人民牢固树立休戚与共、荣辱与共、生死与共、命运与共的共同体理念。新时代凉山多民族杂居地区,各民族在社会、经济、文化领域内广泛交往交流交融,大大加深了情感上的亲近关系,深化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关系。不同民族之间通过日常生活中的交往交流突破了族际分界,自觉地建构起了情谊道德社会,形成了情感相通的多民族共同体;通过优势互补的生产生活方式,加强了紧密联系,促进了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形成了利益相连的民族共同体;通过开放包容的文化态度,实现了多元文化的发展,形成了互嵌式文化格局。凉山构建起的民族互嵌格局,创造了各民族“共居、共学、共事、共乐”的社会条件,强化了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社会条件,凉山地区民族互嵌与交融的实践经验,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提供了有效的实现方式。

 

  注释:

  [1] 纳日碧力戈、施展、黄达远、李如东、李建宗:《边疆与中心的交互性: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走廊视角(笔谈)》,《西北民族研究》,2020年第3期。

  [2] 凉山彝族自治州自主搬迁农民帮扶管理调研组:《凉山州关于做好自主搬迁农民帮扶管理工作的调研报告》,2017年7月。

  [3] 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编:《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学习与思考》,北京:民族出版社,2021年。

  [4] 郑杭生:《民族社会学概论(第二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

  [5] 马戎:《民族社会学——社会学的族群关系研究》,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

 

  【本文系2020年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道路建设对凉山彝族社会的影响研究”(20CMZ022)阶段性成果】

  (作者系西南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博士研究生、西昌学院外国语学院教师;西南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阿呷尔金 蔡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