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世界民族
埃塔极端组织在西班牙的兴衰历程及其启示
2016年11月28日 10:09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马东亮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西班牙埃塔极端恐怖主义组织,全称“巴斯克祖国与自由组织”(巴斯克文简称ETA),是西班牙国内尚存,也是欧洲范围内少见的民族分离主义与极端恐怖主义相结合的政治组织。该组织最早成立于1959年,由一些年轻的西班牙巴斯克民族主义激进分子发起。成立之初,埃塔就宣称其直接政治目的是通过包括武力斗争在内的一切手段,将巴斯克从当时的西班牙独裁者佛朗哥统治下独立出来。然而,上世纪70年代佛朗哥政权倒台之后,埃塔组织却没有放弃暴力的行为原则,而是走上了持续数十年的恐怖主义之路,造成了数百人的死亡。埃塔极端主义组织何以能够长期在欧洲存在,这引起了国际社会持久深入的关注。

  一、西班牙埃塔极端组织的兴起

  埃塔极端主义组织的兴起,首先受欧洲民族主义的直接影响;其次也与西班牙国内具体的政治发展阶段有关。

  巴斯克人长期以来拥有自己独特的语言、文化和经济生活,这使其区别于西班牙主体民族卡斯蒂利亚人。作为一个拥有悠久历史的古老民族,巴斯克人长期生活在伊比利亚半岛的比利牛斯山脉西部,比斯开湾沿岸,是这片横跨西班牙与法国区域的世居人群。在历史上巴斯克曾经受到过罗马文化以及法兰克人扩张的影响,但多次入侵却反而使得巴斯克人更加顽强地保持自身的民族特性。因此,有学者形容,巴斯克人的历史乐章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由入侵和反入侵构成的。巴斯克民族意识兴起的时段,恰遇西班牙资产阶级的崛起,西班牙国家缓慢的现代化进程也影响了巴斯克民族意识向现代民族主义的转变。在此过程中,佛朗哥独裁政治对巴斯克民族主义的影响是决定性的。1936年,佛朗哥政变上台,信奉国家主义的独裁者将自治作为统一的对立面来看待,血腥镇压巴斯克民族主义左派,引发过10万人以上规模的工人示威与万人以上规模的学生罢课。镇压反而加速了民族主义力量的壮大,并导致其迅速向暴力化发展。埃塔组织便产生于这个时期。

  埃塔组织多数的创始人早期都属于一个温和的巴斯克民族主义组织:巴斯克民族党,自从这些激进分子脱党另建政治组织之后,暴力极端主义便在埃塔组织中生根萌芽,但由于成立之初其政治目标不仅是谋求巴斯克独立,斗争矛头也同时指向佛朗哥专政,因此埃塔在当时的西欧政治语境中是具有相当的合法性因素的,一些针对佛朗哥政权的恐怖活动甚至得到了西班牙人民与国际社会的赞扬。在当时的背景下,人们不加区别地将暴力与革命联系在一起,这给了埃塔组织在民主化之后的西班牙生存的空间。

  二、西班牙民主化之后埃塔极端组织的活动与政府的打击行动

  随着佛朗哥政权的结束,西班牙政治全面现代化时期开启,这一阶段政府对极端主义的基本策略是一方面确立自治制度保障巴斯克人民合法权利,另一方面以军事方式打击极端主义恐怖行为。不久,以《巴斯克地区自治宪章》通过和生效为标志,埃塔组织内部马上发生了分裂,其中一个不赞成在民主化时代以暴力实现政治目标的派别宣告脱离埃塔,极端主义组织内部一时方寸大乱。

  进入上世纪90年代,西班牙现代宪法经全民公投生效,以现代政党制和选举制为特点的民主制度在西班牙国内逐步确立,和平民主解决巴斯克问题成为民心所向。但此时视恐怖极端主义为自己组织生存原则的埃塔已经发展壮大,新时期的埃塔组织采取一系列办法,逃避民主政府各种形式的打击。针对西班牙政府温和友善的政策,埃塔灵活地成立起了一系列披着合法竞选外衣的政党组织,以政党体系为掩护,继续争取在西班牙国内的独立活动。针对政府的合法高压打击,由于巴斯克地区横跨西班牙与法国两个国家,埃塔将很多活动据点转移到了法国,后来又相继将一些组织机构转移到传统上曾经属于西班牙殖民地的很多拉美国家,由于法国等国对埃塔分子投鼠忌器,唯恐对极端分子的打击会招致加倍的报复,因此,埃塔组织得以在国家的夹缝中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这些都大大提升了政府的打击难度。

  在谈判策略上,埃塔也显示出一个极端主义组织狡猾的一面。自西班牙民主化以来,随着政府打击力度的变化,埃塔也会“适时”地展示和平合作的态度,甚至每当来自政府或社会的压力加剧之时,便以声明“停火”,愿意同政府和平谈判的方式来减轻阶段性的压力。当然,这些停火声明往往不久之后,就随着埃塔新的恐怖袭击而宣告作废。这种现象在西班牙政府历届人民党或工人社会党轮流执政时期都一直存在。直到埃塔数次撕毁自己的声明之后,两党才不再对和谈持积极态度。认清埃塔坚持不放弃恐怖主义的行为原则之后,西班牙两党终于在反恐策略层面达成了一致,随着反恐刑事立法以及国内政党法等一系列法制措施的推出,政府强力反恐有了法律支撑,对埃塔的合法高压打击力度不断加大。2011年埃塔组织宣布“最终性停火”,并至今未再实施恐怖袭击。西班牙反恐活动告一段落。

  三、政府长期打击下埃塔组织的衰落及对反极端主义的启示

  欧洲现代政治舞台中并非没有极端主义与恐怖主义的位置,相反,包括苏格兰极端民族主义、巴斯克极端民族主义等在内的极端主义思潮大多都有恐怖主义的一面,并且与民族主义、分裂主义紧密相联。更大的问题是,一旦民族分离主义者将极端主义与恐怖主义作为自己的动员旗帜,并且以组织化的形式实施自己的政治目标,将很可能给现实政治带来持续的动荡。

  埃塔组织脱胎于现代化政党,但其极端主义的组织原则与恐怖主义的行事方式却突破了合法政党的底限,是不折不扣的恐怖主义组织。在民主化的欧洲,这类组织能够长期存在,本身也说明了欧洲民族问题治理与反恐活动并非像其声称的那样高效,而是受到了各种各样的现实条件制约。西班牙政府经过长期对埃塔恐怖主义的打击,逐渐积累起了一系列的反恐怖与反极端经验,而埃塔也处于明显的衰落之中。这些经验简单而言包括了:积极加入国际反恐机制、促成与法国的双边反恐活动、利用欧盟与西班牙国内的政党依法加强打击力度以及从源头着手,在法律框架内给予巴斯克人民更多自治权利,等等。

  以对埃塔组织的打击为例,我们至少可以明确:

  首先,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是现代文明的公敌,反恐方面的全球联合是当代反恐的必经之路。

  埃塔恐怖主义组织长期死而不僵,与法国等国同西班牙在反恐方面联合不力有极大的关系,最近埃塔成员接连在法被捕的事实也表明,一旦西法两国联手,恐怖主义很难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如果说西班牙和法国在打击埃塔方面的跨国协作是埃塔最终覆灭的必要条件的话,那么,西班牙政府积极参与国际反恐合作,以联合国、欧盟等反恐机制为框架从军事、金融等领域展开对埃塔的多点打击,也是反恐取得成效的必要保证。

  积极加入全球反恐机制,并妥善利用已有的地区反恐机制,不仅可以挤压恐怖主义的国际活动空间,为实施精准打击作好国际政治军事准备,也能够为本国反恐事业争取到更多的国际社会舆论支持。

  其次,必须坚定反极端与反恐怖主义的原则立场,不能有丝毫游移。

  埃塔恐怖活动存在了至少50余年,造成了巨大的生命与财物损失。这种极端主义组织之所以能够长期存活,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西班牙政党政治带来的在治理原则上的游移。每当一个对埃塔持强硬立场的政党下野之后,后继执政党往往会采取相对温和的态度,这给了埃塔组织相机而动的可能性。回顾西班牙反恐现实可以看到,一旦朝野两党就反恐大原则达成一致,共同推动反恐行动时,埃塔的活动空间就会急剧萎缩。埃塔能够宣布并实现“最终停火”,和西班牙国内政党之间在反恐方面,达成了全面的合作是分不开的。

  第三,必须将反对极端主义与恐怖主义的原则坚定性,与打击策略的灵活性相结合。

  在打击埃塔极端主义组织方面,西班牙政府的一些经验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比如,在保持高压打击的同时,甄别其中的非极端派别,促使其分化并脱离组织;在严厉打击的同时,对极端主义组织内部并未实施过恐怖行为,或者行为后果较轻的组织人员提供赦免可能;军事打击极端组织核心成员和极端行为,而对其外围政党组织依法予以取缔,等等,这些方法都可供其他国家开展相关具体事务时加以借鉴。

  对待恐怖主义与极端主义,应该坚决依法打击,但是对于历史情况复杂,延续时间较长的具体政治组织和政治组织成员,就需要运用一定的政治智慧与技巧,灵活选择打击的对象与打击的方式。

  (本文系中央民族大学少数民族事业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民族团结理论与政策研究平台研究成果)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