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世界民族
古代文明衰亡原因论争
2016年12月20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艳玲 字号

内容摘要:印度河流域、两河流域、尼罗河流域、塔里木盆地以及中美洲热带丛林等地存在诸多古文明遗址,其辉煌成就令人惊叹。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印度河流域、两河流域、尼罗河流域、塔里木盆地以及中美洲热带丛林等地存在诸多古文明遗址,其辉煌成就令人惊叹。这些古代文明最终为何衰亡甚或埋没于荒漠之中,学界争论不休,至今未有定论,大体包括自然因素说、人类社会因素说、自然与人类社会因素综合作用说,每种观点又包含不同见解。

  自然因素说 

  这种观点以气候变干这一解释最为流行。1907年,美国地理学家亨廷顿在《亚洲的脉搏》一书中提出,气候变暖变干导致塔里木盆地楼兰诸绿洲文明消亡。自20世纪80年代至今,我国学者李江风、舒强、钟巍等先后撰文,探讨塔里木盆地古绿洲文明衰亡原因,他们也持此论点。王会昌的《世界古典文明兴衰与地理环境变迁》认为,从距今4000年左右起,气候转向冷冻,季风力量衰退,季风雨量锐减,导致干旱化、沙漠化,荒漠逐步吞噬尼罗河流域文明、两河流域文明和印度河流域文明。2012年,美国学者切丽·温纳介绍了美国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的研究报告,认为,过去几千年间,季风气候衰退,导致降雨减少,最终致使哈拉帕文明毁灭。中国学者葛倩、刘敬圃等人亦主此说,认为气候波动是造成古埃及文明、古阿卡德帝国和哈拉帕文明衰亡的主要原因,并进一步推测干冷气候主要缘于太阳活动减弱,导致季风减弱,热带辐合带南移,在北半球中、低纬度大部分地区形成干旱降温。

  另外,还有河流改道和自然灾害等导致古文明消失的假说。瑞典地理探险家斯文·赫定提到,在流水、固体物质沉积与风蚀作用下,塔里木河改道,致使楼兰绿洲废弃。王守春的《历史时期塔里木河下游河道的一次大变迁》一文认为,塔里木河下游河流改道是楼兰城及其周围遗址废弃的主要原因。从距今3800多年前直到汉晋时期长达两千多年的时间里,人类在这里一直居住和活动,虽然也多次发生战争,但是除了河流改道以外,任何社会原因都不足以使楼兰等古城址废弃。

  关于自然灾害说,何宇华、孙永军的《应用卫星遥感探索楼兰古城消亡之谜》提出,楼兰古城消亡原因是古城所在地孔雀河上游先后发生两处滑坡崩塌,堵住河水后形成堰塞湖,切断了古城的供水源。他们表示,当地气候变化差异不大;河流虽曾改道,但与楼兰城废弃时间关系不明;文献中没有异族入侵及战争的记载;楼兰地处交通要塞,若无特殊情况,不会轻易改道,所以楼兰亡于异族入侵、气候变迁、河流改道、交通改道等观点都不能成立。曹俊兴则认为楼兰文明毁于水涝,毁于干旱说不成立。

  主张上述观点的学者主要通过古地理学、古气候演化等研究得出结论。其中,以前两种说法出现最早,这与19世纪至20世纪初大量古代文明遗址是由探险家和地理学家发现密切相关。气候变干假说因不断有新证据出现,一直在自然因素说中占据主流。

  人类社会因素说 

  早在19世纪后期,就出现战争导致古代文明衰亡的观点。当时英国学者推测,雅利安人入侵致使印度河流域文明消亡。20世纪80年代末,美国人类考古学家亚瑟·德马雷斯特等人通过考察玛雅文明遗址,为战争说提供一定的佐证材料。他们认为,玛雅文明衰亡缘于一千多年前玛雅各国间的混战,而非气候和生态崩溃。

  20世纪90年代,王炳华在探讨楼兰文明消失原因时,提出了政治环境、交通地位变化说。2002年,孟凡人的《黄沙漫漫,古城寂寂——楼兰城废弃之谜》认为,楼兰废弃于自然环境变迁而带来的水源枯竭、河流改道等观点难以自圆其说,楼兰是政治和交通需要的产物,政治形势的变化致使楼兰失去交通枢纽地位,由于完全丧失了赖以繁荣的基础,楼兰城逐渐荒废,最终变成荒漠。

  20世纪末期至今,人类开发导致古代文明消亡说逐渐流行。李志忠的《塔里木盆地12000年来的环境变迁》认为,塔里木盆地一直处于干旱荒漠环境,干旱多风、水源短缺等自然条件只是生存环境恶化的潜在因素,自然环境变迁主要是由人类经济活动造成的,人类活动利用水土资源合理与否,与古代文明兴衰有直接关系。谢丽的《绿洲农业开发与楼兰古国生态环境的变迁》一文,综合相关地质时期的生态环境资料和考古发掘、文献记载,认为楼兰地区的气候虽有波动,但古今差别不大,不适当的农业开发才是导致楼兰沦为荒漠的主要因素。

  班武奇在《印度河文明兴衰和地理环境变迁》一文中认为,雅利安人入侵导致古代印度河流域文明衰亡说并不合理,这种说法不能解释雅利安人为什么没有在哈拉帕等“繁华”的古城中定居下来,并继承或吸取印度河文明中有用的东西。他认为,人类经济开发活动导致良性生态环境崩解,造成难以逆转的沙漠化,最后彻底埋葬了哈拉帕文明,楼兰文明和巴比伦文明同样历经这种生态平衡崩解过程,最终消亡。

  2001年,吴宇虹《生态环境的破坏和苏美尔文明的灭亡》一文提出,新兴文明的征服只是两河流域苏美尔文明灭亡的外在原因,其主要原因是过度的农业开发恶化了先天不足的生态环境。叶苹的《从玛雅文明的消亡看中国资源与环境问题》一文认为,玛雅人的农业活动致使生态环境恶化,最终人们只能弃城而去。该文进一步认为,埃及、巴比伦、印度及楼兰等古代文明的消亡,均缘于人类经济开发破坏了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

  目前,在人类社会因素说中,人类开发说是最为流行的解释。这与20世纪50年代以来全球生态环境恶化以及人们对自身活动的反思有密切关联。

  综合作用说 

  有学者倡导自然因素作用主导说。20世纪90年代中期,陶建平的《浅论地理环境的变化与印度哈拉帕文明的消失》认为,约在公元前2000年后,印度河流域的气候由暖湿变为炎热干旱,人类生存条件恶化,在环境变迁的主导作用下,加之内乱、周边民族侵扰等社会因素和突发性的自然灾害,哈拉帕文明最终消失。2003年,瑞士气候地质学家杰拉尔德·豪格等人发表《气候与玛雅文明的崩溃》一文,认为玛雅文明灭亡是由多种因素共同作用造成的,包括玛雅人自身导致的环境恶化问题等社会因素,气候变干加剧了社会的原有压力,引发危机,最终玛雅文明衰亡。

  还有学者主张人类社会作用主导说。20世纪90年代中期,王炳华的《人类历史时期塔克拉玛干沙漠环境变迁研究》认为,自然因素会起作用,但社会因素才是主导性因素,只是人类主导作用下古城衰亡的具体原因不尽相同。肖小勇《塔里木盆地生态环境变迁研究》一文也分析了自然因素对于环境变迁的作用,但他认为人类的社会活动如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宗教等,都可能导致绿洲废弃或荒漠化,各绿洲文明废弃原因不尽相同。黄文房在《中国罗布泊》一书中提出,自然和人为因素相互影响、相互作用导致楼兰衰亡,河流改道、气候变干、交通路线改变、土壤盐渍化等说法都有一定道理,但主要的因素是人们对楼兰地区超承载力的开发利用最终导致环境恶化。

  另有学者倡导自然与人为因素耦合作用说。1999年,杨逸畴的《尼雅环境的演化和文明兴衰》认为,塔里木盆地的尼雅绿洲文明之所以因缺水而消亡,乃是自然和人文社会因素的耦合与叠加。2001年,张莉撰文《楼兰古绿洲的河道变迁及其原因探讨》,赞同河流改道致楼兰衰亡的观点,但对于河流改道原因,她认为,自然与人为因素共同发挥了作用,其中自然因素对河流改道起基础与决定作用,人类社会因素起加速作用。

  以自然和人类社会共同作用解释古代文明衰亡原因,与人类开发说的盛行背景相同,也蕴含着人类对自身与自然环境关系的反思,只是研究者对两种因素的作用地位存在分歧。

  学界关于古代文明衰亡原因的争论无疑有助于我们深入认识当时的历史变迁。随着人类认识的不断加深以及科技的不断发展,学术界对古代文明衰亡原因的研究也将不断深化。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