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世界民族
赵倩:斯里兰卡试图扩大泰米尔人自治权促进民族和解
2017年09月30日 09:31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赵倩 字号

内容摘要:斯里兰卡试图扩大泰米尔人自治权促进民族和解□赵倩2017年 7月 5日,斯里兰卡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Maithripala Sirisena)郑重宣布,新宪法将赋予占总人口18%、普遍信仰印度教的泰米尔人以更广泛的自治权。斯里兰卡境内的僧伽罗人占总人口74%,普遍信仰佛教,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两大民族之间长期存在矛盾, 1972年至2009年的内战夺去了10万人的生命。一、极端分裂势力被剿灭后,民族矛盾依然存在斯里兰卡境内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两大民族之间的矛盾肇始于英国殖民者分而治之的政策。从斯里兰卡现政府的举措和总统本人最近的这次表态来看,政府对于实现泰米尔人的自治权表现出了较强的决心,但由于来自人口占多数的民族和宗教人士的反对依旧强烈,不排除再次出现反复的可能。

关键词:泰米尔人;斯里兰卡;内战;矛盾;僧伽罗人;猛虎组织;信仰;民族问题;宪法;和解

作者简介:

  2017年7月5日,斯里兰卡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Maithripala Sirisena)郑重宣布,新宪法将赋予占总人口18%、普遍信仰印度教的泰米尔人以更广泛的自治权。斯里兰卡境内的僧伽罗人占总人口74%,普遍信仰佛教,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两大民族之间长期存在矛盾,1972年至2009年的内战夺去了10万人的生命。西里塞纳总统的这一重要举措回应了泰米尔人长期以来的政治诉求。

  一、极端分裂势力被剿灭后,民族矛盾依然存在

  斯里兰卡境内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两大民族之间的矛盾肇始于英国殖民者分而治之的政策。1948年,斯里兰卡独立后,处于劣势地位的泰米尔人长期不满僧伽罗人主导的语言、教育、就业和宗教政策。尤其在1972年,僧伽罗人主导的政府宣布僧伽罗语和佛教作为斯里兰卡的官方语言和国教,激怒了拥有自己的语言、信仰印度教的泰米尔人,他们与僧伽罗人的矛盾日益激化,并多次发生流血冲突,分离倾向也日趋严重。

  20世纪70年代初,泰米尔人正式提出建立独立的“伊拉姆国”的主张,一些激进分子后来组成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以下简称为“猛虎组织”),成为与政府军长期对峙的主要武装力量。该组织试图采取暴力手段实现独立建国,最终在1983年与政府军爆发了全面的游击战争。内战爆发后,政府曾作出让步允许泰米尔人自治,以尽快结束战争,但猛虎组织缺乏对政府的信任,仍不放弃武装独立,并多次组织自杀式炸弹袭击和针对穆斯林、僧伽罗人的种族清洗,成为一个极端性的分裂组织。

  2009年5月,政府军抓住有利时机采取强力进攻,一举摧毁了猛虎组织武装,并击毙了猛虎组织最高领导人普拉巴卡兰,标志着这场由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之间的民族矛盾引发的长达26年的内战正式结束。然而,战争的结束并没有解决两个民族间由来以久的矛盾,多年内战更加剧了双方关系的撕裂。如何妥善处理泰米尔人问题,实现民族和解和秩序重建,是斯里兰卡政府面临的严峻考验。

  二、民族和解停滞不前,需要政治决断

  内战结束后,斯里兰卡政府开始寻找解决民族问题的新途径。早在1987年,斯里兰卡政府就曾提议一份宪法13号修正案,该修正案给予泰米尔人地区事实上的联邦安排,但由于僧伽罗人的强烈反对,连续多届政府都未能推动这一修正案通过并实施。

  内战结束初期,时任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曾在国际人权组织和国内泰米尔人的压力之下作出让步,承诺将给予泰米尔人更多的自治权,并据此在2010年的大选中获得连任。然而,仅仅两年之后,拉贾帕克萨总统就又回到了反对泰米尔人的强硬立场。2012年9月,斯里兰卡最高法院以违反13号修正案为由,否决了一项法案,这项裁决引起了拉贾帕克萨总统的强烈不满,甚至因此弹劾了首席法官。同年10月,总统的弟弟,即时任国防部长哥达巴雅·拉贾帕克萨(Gotabaya Rajapaksa)更进一步呼吁废除13号修正案。

  2013年,拉贾帕克萨总统在曾被泰米尔分裂势力占领的一个东部城市发表独立日演讲时表示,“在统一的国家中,不应有任何种族和宗教差异”,“在这个国家根据种族而设立不同的行政机构是不切实际的”,“解决办法是共同生活这个国家生活的各个群体平等地享有各项权利”。他还在讲话中驳回了以泰米尔人为主的地方议会的权利诉求,并警告外国政府不要干涉该国的内部事务。

  拉贾帕克萨总统初始承诺联邦安排,而后却拒绝任何自治,只讲法律平等而否定事实上的平等,以绝对平等否定包容性平等和“区别对待”的做法,是在多方博弈中缺乏政治决断的表现,引起了泰米尔人的强烈不满,并受到了国际人权组织和相关国家的批评。由于未能推进民族和解,加上腐败丑闻,拉贾帕克萨在2015年的大选中落败,原卫生部长西里赛纳当选总统。

  新总统同样出身于僧伽罗族,在大选中承诺促进民族和解,并启动调查战争时期的暴行,得到了泰米尔人的支持,这被认为是他成功当选的重要原因。

  三、自治仍是当今解决民族问题的有效途径

  西里赛纳总统上任后,开始践行大选承诺,泰米尔人争取自治权利又现曙光。然而,来自僧伽罗人的反对仍然非常强烈。由于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信仰不同的宗教,因此民族矛盾中还交织着宗教冲突。就在西里赛纳总统宣布要通过修宪来赋予泰米尔人更多自治权的前一天,斯里兰卡一名颇具影响力的高级僧人公开表示,神职人员反对这一计划,以免“引发不必要的问题”。但政府发言人回应表示,“国会不会撤回去年4月开始的新宪法草案程序,将继续进行全民投票。”“僧侣们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但选民在2015年的两次选举(即总统选举和议会选举)中的授权是修改宪法。”“我们不会因为佛教僧人要我们这样做而违背选民的意志。”

  纵观斯里兰卡的民族冲突,充分证明在多民族国家中,需要对各民族的权利分配作出合理安排,一味地无视和压制少数民族的权利诉求,不仅解决不了民族问题,还会导致两败俱伤的严重后果。猛虎组织试图通过极端暴力和种族清洗政策实现独立建国的做法让其彻底失去了合法性和国际同情。但同时,这并不能成为政府拒绝泰米尔人平等权利的理由。

  从国际经验来看,自治仍然是当今世界解决长期棘手民族问题的有效途径。如,印度尼西亚通过建立自治地方的途径,有效缓和了困扰多年的亚齐问题。从斯里兰卡现政府的举措和总统本人最近的这次表态来看,政府对于实现泰米尔人的自治权表现出了较强的决心,但由于来自人口占多数的民族和宗教人士的反对依旧强烈,不排除再次出现反复的可能。因此,泰米尔人谋求已久的自治权能否真正得到落实,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梁越)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