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田野笔记
对湖南城步古苗文字实物实证保护发掘工作的调查与思考
2017年02月25日 10:2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雷学业 字号

内容摘要:据城步苗族口碑文献《城步苗款》记载,城步苗族先民确实创造了自己的文字--“苗文”,并且流传很广,使用时间很长,有些常用“苗文”至今仍在使用。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一、湖南城步拥有全国独一无二的大量古苗文字实物实证 

  (一)城步古籍史料中记录保存下来的众多古苗文字实证 

  据城步苗族口碑文献《城步苗款》记载,城步苗族先民确实创造了自己的文字--“苗文”,并且流传很广,使用时间很长,有些常用“苗文”至今仍在使用。 

  在城步挖掘出的苗族古款等原始资料中,发现有类似汉族篆文的苗族文字夹在里面。据岳麓书社出版的《城步苗款》一书记载,城步苗族世代流传的《苗款》中“天地起源款”就记录和保留了19个古苗文方块字。如下图: 

苗文 

译成汉语 

苗文 

译成汉语 

 

 

 

听唱 

 

 

 

 

 

初始 

 

炼铁工具 

 

禾稻 

 

泰山 

 

气、烦 

 

教育 

 

锤打 

 

 

 

山坡 

 

老虎 

 

 

 

穴、坑 

 

  

狗叫 

 

 

 

 

  

  

  另外,清代末期陆云士(又名陆次云)所著的《峒溪纤志·志余》中专门保留了“苗书二章”,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古代苗文资料。陆云士说:“苗人有书,非鼎钟,亦非蝌蚪,作者为谁,不可考也,录其二章,以正博物君子。”其中一章名曰《铎训》,内容是:“孝顺父母,尊敬长上。和睦乡里,教训子孙。各安生理,毋作非为。天地君亲为大,兄弟手足之亲。孝乃人之百行,忠在人之本心。士农工商,各居其业。礼义廉耻,切著胸襟。子能孝父,变冬为春。臣若忠君,瑞气盈门。忠孝两尽,万古留名。夫妻和睦,家事必成。弟兄友爱,万事和平。幸逢比干,忠烈直臣。管仲鲍子,不愿分金。田氏睦邻,树发紫荆。鉴古来往,是道常存。纲常以正,日月洞明。乾坤清秀,宇宙光亨。又可调羹,君臣庆会。龙虎相迎,万世永赖,忠孝是存。”《铎训》苗汉文对译如下图: 

 

  

 

 

 

 

 

 

 

 

 

   (二)、清初城步苗民在武装起义斗争中广泛使用过苗族文字 

  作为苗族聚居区,城步本是“化外之地”,明以前隶属武冈、武强、武攸、靖州、临冈、时竹等州县管辖。明弘治十四年(公元1501年),城步苗民在苗族酋长李再万的领导下举行起义,义军张挂黄旗,设立了天王、总兵等名号,李再万号称“天王”,聚众数万,攻城夺地,他们将官府霸占的良田分给苗民耕种,对那些作恶多端的豪强地主乡绅进行镇压。据清代《城步县志》记载,李再万苗民起义军“靖州杀了刘巡检,武冈杀了欧战辉,次岩杀了李员外”,民心大快,苗民纷纷参加起义军,义军很快控制了城步五峒四十八寨和广西义宁、新安等地,声势惊动朝廷。十月,明廷急遣湖南巡抚阎仲宇、总兵官永康侯徐铸率官兵前来“征剿”,共调动兵力5.7万余人前往剿灭苗军。由于寡不敌众,弘治十五年(公元1502年)三月,苗军首领李再万被俘,遭明廷斩杀,起义军被朝廷剿灭。明弘治十五年(公元1502年),湖南巡抚阎仲宇向明孝宗上言,建议“割绥宁七里半、武冈二里半拓城步巡检司旧址置城步县,隶属宝庆府”。他的建议被明孝宗皇帝采纳。弘治十七年(公元1504年),正式设置“宝庆府城步县,割绥宁安化八里附之”。至此,城步县正式成立,明廷派“流官”治之,在全国苗族地区首开“改土归流”先河。城步建县以后,城步苗族人民依然受到明清王朝残酷的政治压迫和经济压迫,他们不断揭竿起义,反抗民族压迫。其中规模最大的是爆发于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七月的粟贤宇、杨清保苗族大起义,这次起义横扫湘桂黔边境,义军英勇作战,一次一次打退了敌人的猖狂进攻,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乾隆五年闰六月,乾隆皇帝降旨,任命贵州总督张广泗为钦差大臣,调集两湖、两广和贵州等五省两万多官兵和数万名乡勇,向城步苗族起义军展开大规模进剿。由于寡不敌众,到乾隆六年(公元1741年)二月,苗民起义领袖粟贤宇、杨清保、吴金银、张老金等相继被敌人捕杀,苗民大起义失败。在这次震动全国的以城步为中心的湘桂黔边境苗民大起义斗争中,苗族义军曾广泛使用过苗文。在起义过程中,起义领袖为了逃避清廷的通缉、围剿,所刻制的印信、图章,所印发的文告以及往来书信、手札,均系苗文。这种似篆非篆的文字,就是城步苗族先民精心创造的“苗文”。“苗文”最早在城步横岭峒一带使用,到了清朝乾隆年间,已在城步五峒四十八寨广泛流传使用,进而影响到湘桂黔边境的绥宁、通道、龙胜、锦屏等苗族地区,但与苗民分界居住的汉民并不认识“苗文”,高高在上的清廷官兵更是视“苗文”为“天书”了。“粟杨起义”被镇压以后,乾隆帝为了强化对湘桂黔边区苗瑶各少数民族人民的统治,采取如下六项措施统治苗区:一是筑城安营,增兵设官。乾隆六年(公元1741年)于城步横岭洞之长安坪筑城。以宝庆府理瑶同知率厅把总一员、兵丁一百名移驻长安,“分防城步、绥宁二县苗瑶”(《湖南通志》卷4)。设长安营,置游击一员,驻守长安营;守备二员。二是籍没叛产,召民立堡。将苗民的田地没收归官,共立堡十座,堡卒达四百户,令附近苗民佃耕,政府收取租谷。三是安插苗瑶,编制保甲。在湘、桂、黔边境的苗族聚居区内建立保甲制,以取代原来的苗族头人、寨长统治。四是设立苗瑶义学,实行民族同化政策。五是蠲免租赋,减轻苗民负担。六是剿灭苗文。为防止苗民使用这种文字再次举事,乾隆皇帝下旨规定:“从前捏造的篆文,即行销毁,永禁学习,如有违故,不行首报,牌内一家有犯,连坐九家,治寨长失察之罪。”(见《朱折》冯光裕折,乾隆五年六月十五日)。于是,朝廷对苗族居民进行逐寨逐户地全面搜抄、清查、销毁,永远严禁学习和承传使用苗文。 

  (三)、新中国成立后城步民间仍在流传使用的一些苗族文字 

任何一个民族的文字都是有生命力的。与汉文字一样,苗文字也具有极强的生命力。尽管清廷对苗族文字采取了极为严酷的高压政策,但苗文仍在民间秘传,一些简易常用的苗文字流传至今。城步原浆坪乡有位名叫陈显馀(19021971)的苗族老人是个文盲,他的记性和心算能力极强,解放前以种地主肖某的佃田为主,他妻子皮氏是种田蒸酒的能手,因此他们夫妇俩还租了一座四排三间的木屋,开了一间卖猪肉和米酒的铺子。当时做酒肉生意的人不多,当地人户稀散,方圆10里左右,居住100多户人家,买酒买肉,赊帐的不少,必须记帐,陈显馀不识字,怎么记帐?当地杨姓居多,他就根据买货人的年龄大小、个子高矮、外貌形象等,画只山羊图,在羊的边上加上大小高低记号。当地有两户姓苏的,他就画上大小两把梳。当地有10多个姓,每个姓都有符号代替。记数则用苗民曾用的苗文符号,分别用等代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二十、三十……一个普通的苗族文盲都能用苗族符号记帐,可见城步苗文的影响力和生命力确实很强。 

  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城步一些上了年纪的苗族老人,仍普遍使用一些较为简易的苗文来记工分或记数,这些常用的代表数量的苗文字如下图: 

苗民用文 

译成汉语 

苗民用文 

译成汉语 

(简写)(古写) 

(简写)(古写) 

 

 

 

 

 

 

(中医也用) 

 

 

 

 

担、石 

 

 

 

 

 

 

 

 

 

二十 

 

 

 

三十 

 

 

 

 

 

 

  

  

    20164月清明节期间,笔者回老家城步兰蓉乡扫墓,特意抽空前往报木坪村拜访了苗文传承人江长清,年过古稀的江老特意为本人书写了从一到九十这套完整的苗文数字符号:***……江老至今还能用苗文书写对联、横批和剪纸,每年春节,村里的苗胞包括书记村长都向他索要苗文对联、横批和剪纸等。 

  另外,时至今日,城步苗族自治县境内一些上了年纪的苗族木工,他们在做木工时,将一些苗族文字书写在做好的木料上做记号,这些苗文字和它们所代表的意义如下图: 

苗民用文 

译成汉语 

苗民用文 

译成汉语 

 

 

 

 

 

 

 

 

 

 

 

 

 

 

 

 

 

 

 

 

 

 

  

  

    城步苗侗瑶一家,饮食居住言语服饰相同,文字相通。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该县宣传部干部丁中炎同志在清源公社黄伞大队蹲点时,发现当地瑶族妇女中流行一种外人不认识的歪歪叙叙的文字。1986年至1993年,清华大学研究女书的副教授赵丽明博士根据这条线索,先后五次深入该县黄伞、漆树田和寨子溪等瑶寨调研,终于在兰蓉公社漆树田瑶寨找到了会记瑶字的七旬老太太沈子娥,她一口气向赵教授书写了10多个瑶族记事符号。据赵教授研究,这种文字不能和语言中的词一一对应,而是一个符号代表一句话,每句话都由线条形成符号组成一个方块团,如“”表示“强盗来了不要走”,“ ”表示“强盗来了快点走”,这种符号可用于通信、诉讼、发送情报等等,但只能供瑶族妇女内部传承使用。 

  (四)、新世纪城步陡冲头古苗文字石刻群的发现和发掘过程,印证了城步古苗文字的真实存在 

  2010年底,本人在城步苗族自治县丹口镇陡冲头村采风时,发现了3块古苗文摩崖石刻。2011121日,《邵阳日报》头版刊发了本人采写的重要消息稿《城步发现“天字碑”疑是古苗文字,吁请专家学者前来勘察论证》。这个重大消息见报后,立即引起了省、市、县文物部门的关注。邵阳市文物局于20123月组织省内外专家对这些石刻上的文字进行考察研究。中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党委副书记、民俗学硕士生导师、南方少数民族文字专家、著名女书研究专家李庆福教授和湖南师大历史文化学院李绍平教授、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教授、湖南省“三查办”主任吴顺东等一行专家学者深入城步陡冲头村,经调查考证,并与该县现存少量古苗文字资料进行对比分析后,确认石刻上的文字就是失传了两个半世纪的城步古苗文字。 

  2014年,城步陡冲头古苗文字石刻群被列入国家文物局的重大考古发掘范畴。20146月至12月,经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专家历时半年的系统调查和考古试掘,该遗址的文化内涵、埋藏性质、时代跨度、分布范围等多个方面,均取得了显著的突破。在发现并初步确认“三体”苗文的基础之上,还打开了早期岩画、石雕艺术的神秘之门。通过半年多的艰辛发掘,取得了预期的结果。现将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考古发掘报告》摘录如下: 

  “城步石刻考古的最初切入点,在于更多苗文石刻遗存的发现及其性质、年代等方面的考证,但最终的收获不限于此。据不完全统计,现阶段发现的苗文石刻、苗文相关的文字或图符石刻和其他图形石刻,以及各类建筑基址等遗存点,已达到92处。近古居住址与近体苗文、变体苗文、汉义汉文之间的关系,也已脉络渐清。 

  (一)、现阶段已发现的文字石刻为20余处。由于多数文字石刻点汉义汉文常与苗文体系的文字错杂共存,因此苗文石刻的统计数据,事实上约略等同于前述文字石刻的总和。 

  (二)、苗文石刻主要分布在陡冲头村第一村民小组地界内。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苗文石刻又较为集中地分布于龙家河中下游的金鸡湾、新屋边、袋子丘、赵家门口中、下,大水溪中上游的白竹山、九层皮、烂泥坳等处。皆为当前续耕或已抛荒的漫坡地带。内容最重要的石刻,无一例外地位于近古关键路口。 

  (三)、从镌刻工具到字形字体,应该说苗文石刻包含了古体、近体、变异体等三个门类。现存数量方面,近体为最,古体次之,变异体又次之。无论哪种体格,苗文的产生都离不开汉字这一母体。三者的差别,特别是古、近体的差异,跟日文平假名与片假名之间的差异倒很有些相似:前者走的是圆润路子,后者练的则是钢筋铁骨。而变异体,很显然受道教符的影响不小。迄今所知唯一存世的古体苗文发现于金鸡湾至水头古道口。总字数20个。笔画古拙,具有强烈的图形文字意味。有关内容尚待释读。 

  当前发现的存世苗文石刻主要为近体苗文体系。总字数约140字。笔触刚劲有力。有较为固定的造字基本元素,常见在汉字原型上增减笔划构成全新字的做法,但也常常杂糅汉字原型而不加变更。已能形成独立的篇什。从当前可初步释读的内容看,可能涉及当时的居民点,或者指示各处山产、地产的法定拥有者;后者的约束力大约相当于瑶族的石牌律。异体苗文所见不很多,但颇具原始宗教的符体格。或与道教在该地区的流传相关。根据白竹山、大水溪一带‘光天化日月圆之夜’之类完全性汉文石刻的普遍存在,结合大桥村官方镌刻的‘光天化日’大字石刻的可考纪年,初步推定该地区存世的苗文石刻的年代下限为清乾嘉之际。古体苗文石刻的年代上限,当前参考金鸡湾、新屋边勘探、试掘所发现的多件宋代瓷器残件,可暂定南宋。 

  岩画的发现是城步石刻考古工作中的重要新收获。岩画形象包括水生、陆生生物等。这项新发现的意义在于,既填补了省境内该项文化遗产的空白,同时也可能成为沅水流域白陶凤鸟文化源头式探讨的重要参考。水生生物岩画所表达的对象多为鱼类,雕刻手法同样融汇了平面雕刻和浅浮雕工艺。岩画主题中还有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那就是关乎生殖崇拜的本真式表现。还不乏取材于现实生活的器具形象、运动形象,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的神异形象等等。” 

  20161119日,湖南省文物局邀请省文物局专家委员会顾问金则恭,省博物馆研究员刘彬微,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教授许道胜,湖南师范大学教授、博导谭必友,省文物局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吴顺东教授等专家,在城步召开专题论证会,对陡冲头石刻群进行价值评估与认定。一致认为,陡冲头石刻文字内涵丰富,分布集中,保存完整,是珍贵的文化遗产,有的成篇成章,是一种比较成熟的文字,认定为苗文,具有申报省级及以上文物保护单位的历史、艺术、科学及其他重要价值,必须高度重视并予以重点保护。    

  二、当前城步古苗文字实物实证保护发掘工作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一)陡冲头古苗文字石刻片区地理条件恶劣,自然损毁现象严重。陡冲头地处南山山腰,平均海拔1100米,山高水冷,风急雾重,使数百年曝露于野外的苗文石刻群遭受日晒雨淋,风化和微生物侵蚀严重,一些年代久远的石刻已经损毁,字迹模糊,难已辨认。 

  (二)村民文物保护意识薄弱,保护设施全无,石刻遭受人力物力破坏严重。陡冲头原有大规模的古苗文字摩崖石刻群,历经数百年的战火洗劫、自然灾害和人畜破坏,尤其是上世纪的开山造田等重大运动,不少石刻已被雷电和炮火炸毁、填埋以及牛羊践踏、溪涧淹没,保存至今仍能看到的不过三分之一。自2010年被公开报道和初步发掘以后,前往考古发掘、参观欣赏的各路人马逐年增加,而采取的保护设施几乎为零,石刻群遭受的人为损毁在所难免,安全隐患极为严重。 

  (三)加强对古苗文字传承人的抢救性保护迫在眉睫。据湖南省文物考古专家初步发掘,陡冲头古苗文石刻群存世年代为南宋至清朝乾隆年间,存世时间长达六百余年。加之清代乾隆帝开始实行的严酷的文字狱政策和民族压迫,苗族文字长达300余年无人传承,即使家庭内部传承也只能在秘密状态下小范围开展,因而古苗文字已无人识别,能识别的也只有一些简单的数字、度量衡和方位文字而已。因此,加强对古苗文字传承人的抢救性保护迫在眉睫。 

  (四)古苗文字保护和发掘经费相当紧缺,相形见拙。城步是苗族自治县、边远贫困县,财政极为困难,正可谓“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要拿出巨额资金保护和发掘苗族文字,建立古苗文字实物保护区,破译文字密码,几乎是天方夜谭。   

  三、关于进一步加大对城步古苗文字实物实证保护发掘力度的对策和建议 

  文字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名片。保护好文字符号就是保护好一个民族的生命。苗文字早在黄帝、炎帝和蚩尤“逐鹿中原”的远古时代就被苗族先民创造出来并广泛应用,后随着三苗古国的衰落而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直至消失。城步是我国苗族的发祥地之一,城步古苗文石刻的发现,使我国苗族古代文字露出了冰山一角。正如李庆福教授所说:“以前只是史料记载苗族有文字,这次找到实物印证了。这是迄今为止国内首次最大规模的苗族文字发现。”随着我国考古技术的逐步提高和考古发掘工作的深入,将有更多的苗族文物尤其是古苗文字呈现在世人面前。目前,做好城步古苗文字实物的保护和研发工作,显得尤其重要。建议采取如下措施: 

  一是要进一步加大对城步陡冲头古苗文石刻群等苗文字实物的保护力度。要提升到国家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文化层面进行认识,加大投入。目前陡冲头古苗文字石刻群第一阶段考古发掘工作已顺利完成,经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专家历经半年的系统调查和考古试掘,在多个地点不同海拔地区发现了极为重要、极具典型代表的古苗文字石刻和岩画。建议省文化部门加大对城步陡冲头古苗文字摩崖石刻群的资金和技术扶持力度,将其列入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列入我省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申报名录,推进城步古苗文摩崖石刻群进入国家级保护层面。并提供申报资料编制方面技术支持,对每处古苗文字实物进行GPS定位保护。县政府要将整个陡冲头片区划定为古苗文字实物保护区,建立围栏(围墙)保护圈,严防人畜进入损毁。对当地村民实施搬迁,享受移民待遇。 

  二是继续加大对城步古苗文字石刻群遗址的发掘力度。2014年,经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陡冲头核心区敏感地段的小面积试掘,已发现苗文石刻、岩画、石雕以及各类建筑等遗存点92处,石刻遗存范围幅射到丹口镇的共和、大桥等村,以及比邻丹口镇的长安营乡、五团镇、南山牧场等处,遗存丰富,分布广阔。希望国家、省文物局进一步加大发掘力度,启动保护利用概念规划的编制和第三期考古发掘研究及考古工作站建设等工作。 

  三是要加大对古苗文字和岩画、石雕的破译力度,尽快还原城步古苗文字的真实面目,揭开她的神秘面纱。建议省文物局邀请国家文字专家、考古专家、历史专家、民族专家、民俗专家等组成我国古苗文字破译团体,尽快破译陡冲头古苗文字石刻群所隐藏的秘密,还原其历史真面目。 

  作者简介:  雷学业,男,苗族,中共党员,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人,1989年北京师范大学本科函授毕业,现为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政协学习文史委主任。系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苗学研究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民俗学会会员、湖南省民族研究学会会员、湖南省苗学学会会员、邵阳市政协文史研究员。研究领域为苗族历史、文化、民俗和苗族古代文字。已在《人民日报》、《中国民族报》、《人民政协报》、中国文史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杂志发表论文数十篇,主要著作有《城步苗族简史》、《湮灭了两个半世纪的城步古苗文字》、《湖南城步古苗文字的前世今生》、《只有共产党才能救苗族》、《全国苗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之比较研究》、《对于湘桂黔边区苗族习俗的调查与思考》、《让古村落古民居成为“镇寨之宝”》、《让美丽苗寨传唱古老的歌谣》等等,其中《全国苗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之比较研究》获湖南省社科联2015年年会论文评比一等奖,《湖南城步古苗文字的前世今生》获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苗学研究专业委员会2016年年会论文评比三等奖。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