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田野笔记
谨以此文献给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 雷学业:千古“铁律”一朝除(散文)
2019年10月11日 10: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雷学业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一江巫水向西流   

  中国的山势,西高东低,喜马拉雅山、唐古拉山、秦岭山脉……雄居西部,长江、黄河均发源于西部,浩浩荡荡向东流,归于大海。 

  城步的山势,东高西低,黔峰山、金紫山、明竹老山、二宝顶……崛起于东部,一江巫水向西流,汇于沅江、湘江,注入洞庭,奔向长江入洋海。 

  巫水啊,城步的母亲河。因了她的西去,颠覆了“大江东去浪淘尽,一江春水向东流”的中国主河流流向,世人都视之为苗族人性格叛逆的象征。城步高山耸峙、三面屏蔽、独立苍茫的地理环境,成就了蚩尤后裔桀骜不驯、威武不屈、战天斗地、自强不息的族群血性和精神气息。 

  苗族在我国历史上是一个苦难深重的民族。自苗族公认的部落首领蚩尤在逐鹿中原的战役中被黄帝擒杀之后,苗族就没有出现过公认的领袖人物,也没有建立过全国统一的苗族政权,苗族人民一直处于被驱逐、被统治、被奴役、被压迫的地位。 

  蚩尤部落集团原生活于我国东部黄河和长江上游之间的平原地带,曾同从甘陕黄土高原东下的炎黄集团发生激烈战争。蚩尤不敌炎黄联盟,战败被杀,其部落集团被迫离开东部平原,向南徙入长江中游地区,其后形成以“三苗”见称于史册的新的部落集团。西周时代,“三苗”集团被分化瓦解,苗族先民大部分被迫离开江湖平原,向西南山区迁徙,逐步进入武陵、五溪地区。 

  由于历代封建统治阶级的压迫剥削和扼制,苗族人民长期得不到稳定,总是受到冲击而疲于迁徙。而迁徙的去向又只能是统治阶级势力鞭长莫及的荒僻山区。长时期大幅度的迁徙流动,使苗族社会的发展受到很大的影响,也使苗族社会财富遭到大量的损耗,苗族人民生活异常贫困。而迁入之地,又多是荒僻山区,恶劣的自然条件阻碍和延缓着生产力的提高,这是苗族社会发展长期缓慢的重要原因之一。而居住的分散,严重影响了苗族统一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形成,不能形成统一的意志和力量,易于被封建统治阶级各个击破,终于未能建立起自己的相对独立的民族政权,更无力去“问鼎中原”。苗族人民为了争取民族的生存和自由,他们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英勇不屈,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 

  官逼民反成铁律 

  城步苗族是一个历尽磨难、英勇不屈的民族。苗族先民从黄河、长江下游的东部平原,一路迁徙到今城步境内,被历代统治阶级撵进五峒四十八寨,赶进深山老林,受尽欺诈凌压,得不到休养生息,只好铤而走险,奋起反抗。据史料记载,城步自三国建兴三年(公元225年)诸葛亮南征九溪十八峒至清末近一千七百年间,城步境内共爆发过大小起义和反抗斗争上百次之多,每十六年发生一次。仅明清两代五百余年,城步共爆发苗族反抗斗争五十六次,平均不到十年就发生一次,远远高于全国苗族地区“三十年一小反,六十年一大反”的“起义”频率。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这些斗争均以失败告终,没能改变自己被压迫被奴役的地位,但还是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当时的统治者,在一定范围内和一定时间内赢得了民族的自立自主。 

  让我们将时间的脚步挪回到千年以前。唐朝末年,政治腐败,国势由盛转衰,各藩镇乘势纷纷拥兵自立,辖地称雄。当时割据湖南的马殷不断派兵征伐五溪少数民族领地,不少首领纷纷献土“归附”,惟徽州(今绥宁、城步)、诚州(今靖州)首领潘金盛、杨承磊为了维护以苗族为主的“飞山峒蛮”的自主自立权利而奋起抗争。乾宁四年(897)年马殷进军飞山峒,潘、杨率义军主力偷袭马楚军的后方重镇武冈(时设治于城步),马殷急调五千衡山兵救援。起义军退守飞山峒。直到乾化元年(911年)正月,吕师周率楚军击败了进攻武冈的义军,并抄小路偷袭飞山峒,义军伤亡惨重,潘、杨被俘牺牲,义军三千多人被杀戮。杨承磊族人杨再思迫于楚军威逼,为保民族生存,只好以其地附于楚,被奉为诚、徽州剌史。 

  让我们再次将脚步退回到六百年前。明朝建立不久,就派兵到西南各民族地区骚扰人民,勒索钱财,霸占田地,因而苗族人民反苛派、反卫所屯田、反官吏的斗争不断发生。明正统元年至天顺年间(14361464年),城步终于爆发了以蒙能、李天保领导的湘、桂、黔三省边境苗民大起义。义军以城步横岭峒和广西蒙固峒为根据地,先后攻下新宁、绥宁、新化、靖州、会同等州县。至景泰元年(1450年),义军势力西至贵州播州(今遵义)、隆里,东至湖广衡州(今衡阳),北至沅州(今黔阳),南至桂北。这年冬天,明廷遣大军前往镇压,义军退守广西。景泰五年(1454年)九月,蒙能率义军五万人打回黔东。景泰七年(1456年)四月,蒙能率兵攻打平溪卫(今贵州玉屏县)时被官军火枪击中,英勇牺牲。义军拥立李天保为首领,蒙能之子蒙聪为元帅,以城步横岭峒为根据地,继续坚持斗争。李天保自称“武烈王”,用蒙能所留之银印作敕书,制定了年号“建元武烈”,筑将台高九丈余,悬挂黄白旗,建立真龙殿,设立长坪府大寨县,称要“攻武冈,直抵湖广至南京”登殿。后率义军与明廷总兵官方瑛的七万余官兵鏖战五年,周旋于湘、桂、黔三省边区。天顺五年(1461年)闰十一月,起义失败,李天保在贵州清水坪(绞洞)被俘,后在北京遇害,为苗族的独立自主而英勇献身。 

  李天保起义失败后,许多达官显贵趁苗民起义失败之机,大肆侵占民田,欺压苗民。五溪各族人民被迫不断举行反抗斗争。弘治十四年(1501年),城步苗族人民在苗酋李再万的领导下举起义旗,义军张挂黄旗,设立了天王、总兵等名号,李再万号称“天王”,聚众数万,攻城夺地。他们将官府霸占的良田分给苗民耕种,并对那些作恶多端的豪强地主乡绅进行镇压,民心大快。苗民纷纷参加起义军,控制了五峒四十八寨和广西义宁、新安等地,声势震动朝廷。明廷急遣湖广巡抚阎仲宇、总兵徐琦领兵六万五千余人,从武冈、绥宁、全州、兴安、义宁分兵八路进剿,截杀义军,义军抢占岩险,立栅自固,巧用滚木、垒石及长枪、药矢等奋力抗敌。因叛徒告密,官军抄小路潜至横龙界和大侯,攻入义军大本营大地茶园,苗军败走湘桂接壤的黄墙、炮溪二山,被明军围困,伤亡惨重。第二年二月,苗军万余人趁冰雪封山之机沿藤而下匿于吊丝洞中。雪化后,明军上山断藤堵洞,苗军全部因饥冻死于洞内。沉沉吊丝洞啊,至今阴魂不散,雾霾重重。据当年参与镇压苗民起义运动的刽子手吴宗周奏《处理城步蛮事宜疏》所载,城步五峒四十八寨原约有五六万人口,镇压后,尚活一万人。可见镇压之残酷,苗民死亡之严重。李再万起义被镇压后,明廷深感其统治在千里苗疆鞭长莫及,乃及时调整苗民政策,于弘治十五年(1502年)在今城步北境首次实行“改土归流”,大批苗民被编入户籍册,结束了“民不上丁,田不上丈”的历史,使城步成为全国最早“改土归流”的苗族,并于弘治十七年(1504年)划武冈、绥宁地设置城步县。城步因之成为全国少数民族地区“改土归流”第一县。 

  明朝灭亡后,清朝统治者沿袭了明朝后期的制度。至乾隆初年,城步土地兼并厉害,佃农人数激增,丁负担沉重,且官吏仗势欺民,迫使苗、侗、瑶等各族人民不断起来反抗。乾隆五年(1740年),粟贤宇、杨清保在城步横岭峒和莫宜峒举起反清大旗。清廷急派镇镇总兵刘策名和盐驿道马灵阿进剿起义军,官军大败。同年七月,清廷派贵州总督、总理苗疆钦差大臣张广泗统兵一万三千人,征剿义军。起义军英勇抵抗,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杨清保、粟贤宇先后被俘,壮烈牺牲。此后,清军血洗苗寨,残杀苗、瑶五千余人,劫掠妇孺五千余人。据《档案史料》(上册)记载,在这次苗民大起义中,城步共有二万余苗民被清军斩杀。而那些被抓获的义军家属和无辜苗民,也被分发到长沙、宝庆、辰州、沅州等府,转发各州县“晓谕土著人等,缴价承买,听其或为妻小,或为子女,或为服役。”将所得“价银”分赏奋勇兵丁。苗人再次成为清朝统治者的“战利品”。 

作者简介

姓名:雷学业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