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田野笔记
卡蒲毛南族婚俗的社会价值解析 ——以“招郎入赘”婚为例
2020年02月11日 09:21 来源:贵州民族报 作者:朱丽姗 字号

内容摘要:平塘县卡蒲毛南族“招郎入赘”婚在当地的延续,不仅是卡蒲毛南族协调人与自然关系的形式,更是人们实现各方利益互惠、优化社会资源、构建人际网络、协调自身发展的必然结果。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平塘县卡蒲毛南族“招郎入赘”婚在当地的延续,不仅是卡蒲毛南族协调人与自然关系的形式,更是人们实现各方利益互惠、优化社会资源、构建人际网络、协调自身发展的必然结果。

  “招郎入赘”婚的社会整合在其婚姻的互惠关系中具有多方面的内容。

  财产—经济互惠。中国社会人际关系的维持主张礼尚往来,这便体现了人们交往过程中的互惠原则。卡蒲毛南族“招郎入赘”婚是男女双方以婚姻中的礼物交换为手段,获取人力和财产等社会资源的方式。从准备缔结婚姻关系开始,每个程序的安排都离不开礼物的交换。在“招郎入赘”婚姻当中,“夫”方的人情圈子给予的经济价值量远比“妻”方的要大,且“妻”方在婚礼中只需准备够“面子”的嫁妆作为与“夫”方结婚的人情交换条件,“夫”方却要在婚礼中承担几乎全部的物资。因此“赘婿”在其社交网络中用作交换的人情补偿便相对较少。在卡蒲毛南族乡,“招郎入赘”婚与嫁娶婚相比,前者的“夫”方需要支付的经济补偿相对较少。如此,“招郎入赘”婚的形成在一定程度上为夫妻双方减轻了经济压力,也为今后夫妻双方在其“人情圈”所产生的人情补偿奠定了一定的经济基础。

  人情—社会交往。社会人际关系格局在一定程度上受婚姻形态的影响。卡蒲毛南族“招郎入赘”婚的盛行使得血亲家族和姻亲“外家”成为其“人情圈”的主要范畴。在卡蒲毛南族社会关系中,两个家庭各自的人际网络能否继续和谐发展,要取决于“礼”的交换是否符合等价交换的原则。毛南族在婚姻中有着“重外家”的特点。他们认为“子孙出在外家门”“要八字”时需要给外家的“阳钱”。因此,“外家”在外甥婚礼中不得不以更多的补偿来平衡他们之间的关系。补偿一旦失衡,那么将会受到道德的谴责,所以不管如何困难,人们都会把“礼数”做足,以此来协调其社会圈子的关系。

  家族—乡土势力。费孝通指出:“族有控制婚姻规矩的功能”。婚姻关系的缔结关乎双方的家族利益,婚姻关系能否成功缔结取决于两个家庭之间经济交换是否合理。就嫁妆而言,嫁妆的多寡在一定程度上体现着女方家庭在其“人情圈”中的身份和地位。所以,双方在商量嫁妆和聘礼时,更多会考虑这些物件是否能撑起双方家庭的“面子”问题。此外,卡蒲毛南族的婚恋观念受“门当户对”观念的影响。当地人们在选择自己的配偶时,除了考虑外貌、年龄、文化程度、价值观念等是否相合以外,能否为自己带来良好的收益也成为当地人择偶的重要条件之一。二者若能强强联合,必然显示其家庭社会地位。如若是两家经济基础都较弱的话,通过联姻,增强自身的实力。

  人口—子嗣继承。家庭男女性别失衡导致养老资源缺少也成为卡蒲毛南族“招郎入赘”婚产生的一个重要原因。婚姻是人类自身生产关系的表现形式之一。卡蒲毛南族“招郎入赘”婚延续至今,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为了自身的繁衍,即家族血脉的延续。在以父系家族制为主的社会里,子嗣延续的重要标志是父系家族姓氏的传承。在平塘卡蒲毛南族乡,男方“上门改姓”意味着女方家族香火得以延续。“上门女婿”“嫁”入女方家后,需要通过一定的仪式进行改随女方姓。“夫”随“妻”姓也使女方家族在女方这一代不至于无男性子嗣。此外,他们所生的子女也随妻姓,女方家族血脉便因此得到延续和继承。

  关系—权利义务。李树茁等指出:“招郎入赘”婚的本质与核心即赘婿的权利和义务。在卡蒲毛南族“招郎入赘”婚礼仪式中,女方为“夫”方,男方为“妻”方。但婚礼仪式结束后,男女双方社会性别重新对调,“上门崽”成为了家里的“儿子”。就招赘者而言,她可以继续享受着婚前的一切权利和履行作为“上门女婿”妻子的义务。“上门女婿”则通过“改姓”成为女方家族公认的男性子嗣,因而便可名正言顺的获得女方家族中相应的财产继承权。为维持权力与义务的平衡状态,“上门女婿”婚后将履行对女方父母的赡养义务和送终职责。同时,作为家中的“儿子”,他必须承担处理女家族事务的责任。既包括女方家庭生产生活资料的供给,也包括女方家族社会交往中所产生的一切人情补偿等。

  伴随市场经济的逐步发展,人们在婚姻伴侣的选择上开始倾向于满足经济互惠的实利性原则,逐渐出现了一些相对消极的婚恋观念,值得我们深思。卡蒲毛南族“招郎入赘”婚的社会整合价值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均衡男女性别。“有崽是名气,有姑娘是福气”这是卡蒲毛南族的一句民谚,不难看出这是他们对“重男轻女”思想的否定。卡蒲乡“招郎入赘”婚作为协调当地男女比例不平衡的方式,对其社会人口的发展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一方面,卡蒲毛南族“男女平权”的观念使得当地男女比例得以均衡发展。对于卡蒲毛南族而言,“上门女婿”是其后代延续的基础。另一方面,其“改姓”习俗的存在是当地男女比例均衡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上门改姓”使得父系氏族观念在基于情感的婚恋观念中逐渐淡化,男方经改姓成为女方家族的一员。通过仪式的作用,“生女”也可以达到无男性子嗣家庭的家族延续和家庭养老的目的。因此,在他们看来,生男生女并不影响他们家族的发展壮大,这就避免了因 “男孩偏好”导致的性别失衡现象,使得男女关系更加趋于平等化,对其社会中人口发展起到了协调作用。

  解决农村养老。人口老龄化问题日渐突出与我国农村养老体系不完善之间的矛盾是我国城镇化进程中的主要。“养老资源稀缺”使得“无儿家庭”的养老成为家庭养老的一道难题。在中国传统孝道观念的影响下,许多毛南族姑娘,尤其是无兄弟的女子,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留在家中承担赡养父母的责任。在“招郎入赘”的婚姻中,婆媳关系被母女关系取代,女婿身份代之以儿子之名,这就避免了婆媳矛盾,巩固了家庭内部的团结。这为养老营造了一个融洽和谐的家庭氛围。此外,在以农耕为主要生计方式的毛南族社会里,人们认为男姓比女姓更能为家庭带来财富。故而,“上门女婿”的加入增强了女方家庭创造财富的能力,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养老资源,消除了女方父母无儿养老的担忧。“上门崽”的加入无疑对增强家庭养老保障体系有着重要的作用。

  促进资源整合。“招郎入赘”婚的产生看似招赘者想找一个生活的帮手,但实际上涉及两人财产的整合,更深层次的还涉及了两个家族物质资源和社会资源整合的内容。就招赘者而言,“上门女婿”是其家族获取更多社会资源的动力,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女方家庭财产资源的增值能力。婚后“上门崽”承担了女方家庭一半或全部的经济来源,满足了女方家庭获取社会资源能力相对不足的需求。而对于“入赘者”家庭而言,“嫁”出一个儿子,在家庭资源总产量不变的情况下,就等于增加了家庭人口的人均资源占有量。故而“招郎入赘”婚的形成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优化男方家庭资源配置的作用。“招郎入赘”婚是卡蒲毛南族为了实现经济资源与人力资源优化配置的必然选择,它通过经济或者劳动力的交换,使得家庭人力资源发挥着“1+1〉2”的效果。

  “招郎入赘”婚是卡蒲毛南族为满足其社会需求而形成的习俗。它不仅解决了当地社会人口结构不平衡的问题,也为养老资源提供了有效的保障;它既满足了当地毛南族的社会经济需求,也密切了其在家庭生活中的权力与义务。他们男女平权,婚姻自由的婚俗文化是对中国传统“男尊女卑”“重男轻女”性别观念的一种巨大冲击。卡蒲毛南族“招郎赘婚”是当地毛南族基于民族繁衍与发展的需要而形成的婚俗,对地方社会资源的整合、民族自身发展具有一定意义。

  (作者单位:贵州民族大学民族学与历史学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朱丽姗 工作单位:贵州民族大学民族学与历史学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