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田野笔记
深度贫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路径研究 ——以木里藏族自治县为例
2020年03月25日 08: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黎雪 郎维伟 李江源 字号
关键词:深度贫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对策建议

内容摘要:

关键词:深度贫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对策建议

作者简介:

  摘要:深度贫困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是脱贫攻坚的重中之重。木里藏族自治县曾是脱贫攻坚中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在中央与地方的共同努力下,木里县结合自身资源禀赋,以水电开发为抓手,实现了本世纪经济的探底回升,并于2019年底成功脱贫摘帽。本文通过对木里县主要经济指标及增速分析,总结脱贫道路上的困难与挑战,提出统筹突出生态功能、补齐基础建设短板、促进资源在地转化、适度扩大地方负债、建立飞地经济模式、打造“共享工厂”、优化经济地理版图等建议,破解木里深度贫困难题,打造“脱贫不返贫”的木里发展样本。 

  关键词:深度贫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对策建议  

  基金:西南民族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新中国成立以来民族政策与民族关系的互动关系研究”(2020SQN19

  作者简介:黎雪,女,汉族,重庆万州人,西南民族大学助理研究员、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与政策博士生,主要从事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研究。郎维伟,男,满族,四川成都人,西南民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藏学研究。李江源,男,汉族,四川宜宾人,北京大学金融学博士,主要从事金融研究。 

  木里藏族自治县地处“三区三州”,是全国仅有的两个藏族自治县之一,也曾是头带国定贫困县、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深度贫困县三顶穷帽子的贫困县之一。全县共有97个贫困村、7396户贫困户、33757名贫困人口,贫困面宽、量大、程度深[1]木里深度贫困主要源于历史发展滞后、地理位置偏远、基础设施薄弱等问题,加之脆弱的自然资本以及未能完全打开的市场,区域性整体经济处于落后水平。进入新世纪以来,木里探索出独具特色的发展道路,在国家脱贫攻坚的战略部署下,经济社会全面发展,其县域发展路径值得总结。 

  一、新世纪木里经济发展分析 

  资源禀赋影响地区的发展路径。纵观木里发展历程,森林和水电两大自然资源构成县域经济发展的主线。13252平方公里土地上,现有林业用地面积94.14万公顷,其中林地62万公顷,森林覆盖率67.3%,活立木蓄积量1.17亿立方米,占四川省的十分之一,全国的百分之一,以县域为单位居全国之首。[2]雅砻江与木里河、水洛河、鸭嘴河构成“一江三河”水系格局,天然径流量58.13亿立方米,水能理论蕴藏量467.37万千瓦。全县规划水电站70余座、总装机1664.83万千瓦,已建成或部分投产水电站14座、总装机1049万千瓦,有“四川水电在凉山,凉山水电在木里”的佳话。[3]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森林开发一直是木里的经济支柱,贡献了超过九成的财政收入,州属和县属森工企业在经济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务工就业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1998年实施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后,森林开发转变为公益性营林,“木头财政”瓦解,经济多项指标断崖式下降。面对困境,木里以境内丰富的水电资源为突破口,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经济指标反弹提升、大幅增长,现将主要经济指标及增速分析如下。 

  第一,经济总量快速增长,经济增速快于全国、全省同期水平。如图1所示,木里地区生产总值(GDP)由2000年的2.26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31.64亿元,近20年时间经济总量增长了12.97倍,年均增长率达15.78%,快于同期全国(12.97%)和全省(13.87%)的增速,在凉山州内的排名也由2000年的第17位(排名最后),上升到2017年的第11位,经济发展后发追赶态势明显。 

   

  第二,产业结构持续优化,第二产业迅速发展。木里2018年末三次产业比重为19.844.835.4,相比2000年的51.36.742.0,产业结构呈现明显优化,第二产业更是从无到有。但与全国(7.240.652.2)和四川省(10.937.751.4)以及四川省民族自治地方(19.740.939.4)相比,第一产业占比仍然较高,第三产业占比偏低。 

  第三,投资呈爆发式增长,但近期有下降态势。如图2所示,受益于2003年开始的水电开发,固定资产投资从2003年起开始飞速增长。截至2018年底,水电建设开发共计完成投资445.23亿元,占同期累计总投资的68%。受到水电开发的提振作用,固定资产投资在近20年间增长了59.5倍,年均增幅达到24.1%,增速高居凉山州第1位。但值得注意的是,与2015年历史最高值90.35亿元相比,近三年呈明显回落,2018年降幅超过百分之五十,只有历史最高值的三分之一左右,说明木里经济稳增长与稳投资的压力较大,未来经济的增长基础需进一步夯实。 

   

  第四,财政收支明显改善,财力指标值得关注。对于贫困地区,财政实力是地方发展的关键。如图3所示,2018年木里实现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29亿元,为19990.26亿元的24.14倍,年均增长率为18.24%,增速高居凉山州的第2位。木里的财力有一个指标值得关注,即一般预算收入与GDP比值,该指标可用于衡量相同经济规模的经济体财政实力强弱,一般来说,该指标越高则意味着同等经济体量规模的经济体,财力越强。2018年,木里一般预算收入与GDP之比为0.1988,位居四川省183个县级行政单位之首,远高于2017年全省平均的0.0597,该指标在全国同等经济体量的县级地区也较为罕见,显示木里相对于经济总量接近的其他地区,财政收入较高。这其中,水电为木里财政增收做出了重要贡献。 

   

  笔者通过数据整理,绘制了木里主要经济指标在凉山州排名情况(2000~2017),由表4可见:一是木里各主要经济指标增速位列凉山州前列。GDP排名第三,固定资产投资排名第一,一般预算收入排名第二,金融机构贷款总额排名第一,仅一般预算支出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位列中游,显示木里经济发展处于快车道。二是经济增长的质量较好。固定资产投资、一般预算收入、一般预算支出和金融机构贷款总额增速均快于GDP增速,其总量在凉山州排名均已位居前列,并高于GDP的对应排名,显示经济增长的质量较好。三是经济指标探底回升的态势明显。受到天然林保护工程对传统支柱产业林业的停产减收影响,木里GDP、一般预算收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和金融机构贷款总额等四项指标均曾在凉山州的17个县级行政单位中处于过垫底位置,凸显了触底回升的殊为不易。但受制于历史原因,无论是经济总量还是产业结构,仍处于落后状态。尤其是拉动经济增长的固定资产投资,在水电开发高峰期之后,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回落,近三年分别下降了20.97%6.91%52.64%;同年度一般预算支出达到一般预算收入的4-5倍,部分年份甚至高达10倍以上,木里未来发展仍将高度依赖转移支付;社消零代表的消费,仍一直处于较低水平,增速和排名都落后于其他指标。如何借力水电开发利用,发挥产业带动效应,更好提振消费,提高居民收入,是木里未来经济发展面临的重要问题。 

  表4 木里主要经济指标在凉山州排名情况(2000~2017) 

排名增速 

指标 

2000 

排名 

2017 

排名 

最高 

排名 

最低 

排名 

年均 

增速 

增速 

排名 

GDP 

17 

11 

10 

17 

15.78% 

3 

固定资产投资 

16 

5 

2 

16 

24.1% 

1 

一般预算收入 

14 

7 

6 

17 

18.24% 

2 

一般预算支出 

11 

8 

5 

13 

20.18% 

11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14 

14 

12 

17 

15.03% 

9 

金融机构贷款总额 

17 

4 

2 

17 

20.75% 

1 

  (本节的经济数据主要来源是中经网数据统计库(CEInet Statistics Database)中的县域年度库和CEIC宏观经济数据库中的中国经济数据库(China Premium Database),并结合木里的政府工作报告进行数据比对和补充。考虑数据来源的可靠性和准确性,主要经济指标的时间起点从1999年或2000年开始,省略了出自木里统计年鉴中更早时间的数据。) 

  二、木里经济发展面临的困难和挑战 

  (一)基础设施建设落后,建设成本高 

  基础设施建设落后是木里发展的显著障碍。木里地理位置偏远,人口密度仅为每平方公里10人,除县城以外的大部分区域基础设施不足,即使与凉山州其他兄弟县市相比,在道路建设、电力供应、移动通信等方面,也存在不少短板。与一般深度贫困地区不同,木里人工成本和建材成本呈现“双高”,增加了脱贫攻坚中基础设施的资金投入。据调研访谈得知,当地一个泥瓦匠日平均工资在150200元之间,加之辖区面积辽阔和交通运输不便,建材、水泥等物资二次运输成本高昂。受访者提到,“农村住房造价平均每平方米达到2100元,比凉山州首府西昌市的单价都要高出近900元。”在现行统一标准下,农户自我负担部分较高,经济承受能力不足,建设新房和改造维修的主观动力不足。 

  (二)部分乡镇的建设难度大 

  木里全域面积13252平方公里,距离县城达250公里以上的乡就有5个,人背马驮的交通困境还未完全打破。比如最远的龚尼自然点,从甘孜州雅江县方向出发,需要行车近1000多公里、再徒步2天才能到达;如果从博窝乡政府方向出发,也需要行车1天、再徒步3天才能到达,在这里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的难度可想而知。由于地质复杂、森林密布、人口居住分散,集中修建通组通达路和垃圾污水处理设施成本高,建设的人口覆盖率和受益率不高,深居高山、峡谷、森林的群众出行仍然困难。此外,受生态保护的严格要求,林地占用报批手续审批存在难度,也影响了基础设施建设的进度。 

  (三)水电资源在地转化尚显不足 

  水电开发是木里经济的第一支柱,在高速增长的经济指标背后,各族人民为国家能源战略作出了贡献。目前,除20%的预留电量供本地使用外(由于电网发展滞后等原因,木里并未完全使用此部分电量),多数水能发电按照“西电东送”的要求支持东部地区。如何将资源开发带来的收益更多惠及当地百姓,无疑是摆在地方政府面前的一道难题。根据表5的统计情况,部分水电开发业主并没有将公司注册在木里当地,木里也未能以资源入股,导致部分税收和经济指标未能实现在木里入库入统,水电对经济发展的支撑带动作用未能完全发挥。 

  表5 木里主要水电站基本情况 

公司名称 

主要股东 

州、县政府 

参股情况 

注册地址 

注册资本 

(亿元) 

注册日期 

雅砻江流域水电 

开发有限公司 

国投电力(52%),川投能源(48% 

 

成都 

373 

1995.3.1 

雅砻江水电凉山 

有限公司 

雅砻江流域水电开发公司(100% 

 

西昌 

2 

2013.4.15 

四川凉山水洛河 

电力开发有限公司 

四川华电(57% 

州政府占股5% 

木里 

201334日变更,之前为西昌) 

10 

2006.1.17 

四川华电木里河 

水电开发有限公司 

华电四川(58.5% 

州政府占股5% 

木里 

20131231日变更,之前为西昌) 

8.01 

2005.11.2 

四川华润鸭嘴河 

水电开发有限公司 

华润电力 

51% 

县政府占股5% 

木里 

4.73 

2006.4.30 

四川富港水电 

有限公司 

深圳太谷 

50% 

 

木里 

14.06 

2005.11.2 

木里县固增水电 

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西昌电力 

64% 

县政府21%(资源入股11%,投资入股10%);州政府超过20% 

木里 

2.22 

2011.4.14 

木里县民和水电 

开发有限公司 

国电四川民和水电投资公司(94.5% 

县政府占股5.5% 

木里 

0.7 

2007.10.9 

木里县运能水电 

开发有限公司 

湖南联运投资集团(90% 

县政府占股10% 

木里 

1 

2009.12.22 

木里县莫嘎拉吉 

水电开发有限 

责任公司 

四川兴澜实业(84% 

县政府占股16% 

木里 

1 

2010.9.17 

亚洲电力(木里)水电有限公司 

亚洲电力(85% 

县政府占股15% 

木里 

0.35 

2011.12.14 

木里中能能源开发有限公司 

成都中能置业有限责任公司(45.39% 

县政府占股11% 

木里 

0.5 

2013.5.13 

木里县郎信电力 

开发有限公司 

郎酒集团(90% 

县政府占股10% 

木里 

1 

2011.11.16 

  数据来源:部分信息来自《木里文史·水电开发专辑》,部分信息来自天眼查软件公开资料整理所得。 

  (四)农业产业化任重道远 

  木里地理环境呈现山高坡陡的特点,全县耕地面积仅24.8万亩,只占总面积的0.1%,人均耕地面积只有1.8亩,农业规模化和机械化生产难以推行,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成本高。大部分农户以常规种养殖为主,同质化严重,小、散、弱”的现象突出。农产品销售成本高,易出现供过于求的情况,且整体利润偏低,价格周期性波动较大,农村集体经济收入较低。虽然木里具有环境优势和资源优势,核桃、花椒、羊肚菌、皱皮柑等品种品质优良,但由于交通运输不便,运输成本过高,目前只能依赖传统商贩收购和熟人销售模式,电商和互联网营销还未普遍运用。整体来说,木里农业生产的科技水平、技术含量、市场化程度偏低,易受市场价格波动影响,抗风险能力弱。 

作者简介

姓名:黎雪 郎维伟 李江源 工作单位:西南民族大学 西南民族研究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