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新疆研究
新疆古代妇女的帔巾
2019年11月18日 09:07 来源:中国民族报(2019年11月15日) 作者:阿迪力·阿布力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帔巾是新疆各族妇女喜欢的一种衣饰,无论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女子,都对帔巾情有独钟。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民族民俗展厅,陈列着各具特色的帔巾,有丝、毛、棉等多种质地,刺绣、印花、补花、镂空等方式装饰的图案,这些都是心灵手巧的新疆各族女子精心制作的,反映了她们对美的追求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无论是毛织帔巾还是丝质帔巾,都凝结着历史,表达出古人的审美情趣。

  毛织帔巾是唐代西域女子的重要衣饰之一。吐鲁番出土的唐代文书中有关于“绯罗帔子”“绿绫帔子”等记载,说明其使用的普遍性。

  2003年,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在鄯善县洋海一号墓地发现了几件距今3000年的帔巾。其中一件黄地蓝色条纹帔巾,残长40厘米,宽45厘米,流苏长10厘米,上面的黄、蓝色经线图案有规律排列。该帔巾竖条纹图案十分清晰。另一件红蓝格纹帔巾,残长67厘米,宽71厘米,红、蓝、黄色经线依据织物纹样需要排列,与同样排列的红、蓝、黄色纬线相交织,形成红、蓝色方格纹,并在方格交界处以黄色相间。该帔巾图案简洁、色泽艳丽,极似现在的条格纹围巾。这些帔巾的出土表明,早在3000年前新疆居民就在使用帔巾。

  1985年,新疆博物馆考古队在且末县扎滚鲁克4号墓中,发掘到一件保存较好的毛织帔巾,距今有2800多年的历史。该帔巾用浅蓝色毛纱制作,呈长方形,长147厘米,宽60厘米,两端饰有流苏。流苏用毛纱合股而成,穗长20厘米。帔巾表面分别缝缀三条平行的红色窄条毛布,既美观又可增强牢固性。这件帔巾散发出原始、凝重、古朴的气息,地方特色浓郁。

  新疆博物馆考古队还在扎滚鲁克古墓中还发现了毛织帔巾的残片。这些残片上装饰有狗熊、野猪、老虎等动物图案。据研究,这些动物图案是人用手指蘸红色颜料画在毛布上的,被称为手绘毛织物。帔巾上绘制的动物图案简洁,重在写意。有专家说,这些凶猛的动物有可能是古人崇拜的对象,表达了人们对大自然、对动物的敬畏、景仰之情。

  我们从克孜尔等处的石窟壁画中可以见到,天空中翩翩起舞的飞天形象和虔诚的佛教供养人形象,也披着帔巾。披着帔巾的妇女形象在吐鲁番市阿斯塔那唐墓中比比皆是,如阿斯塔那古墓出土的彩绘舞女俑、骑马仕女俑、劳动妇女俑、侍女立俑等,虽然身份地位各不相同,穿着的服饰各具特色,但她们手臂与肩上都披着多姿多彩的帔巾。最引人注目的是1973年阿斯塔那206号墓出土的一尊女舞俑,表现了一位活泼可爱、婀娜多姿的少女形象。该女俑穿着唐朝时尚的襦裙装,肩披的帔巾呈长方形,面料是橙黄色鱼子形的散点花纹绞缬罗,既轻盈又华丽,使女俑显得格外楚楚动人。

  丝巾的起源已无从可考,古文献资料表明,在2300多年前的秦代,丝巾就出现在中原地区。汉晋时期,随着中原与西域的经济文化交流的频繁,用丝线纺织的丝巾也传入西域,给西域女子的服饰增添了亮丽的色彩。丝巾在历史古籍中记载颇多,但考古出土实物十分少见。1995年,中日尼雅共同考察队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的民丰县尼雅遗址中,发掘出土一件汉晋时期红蓝色菱格纹丝巾。

  这条红蓝色菱格纹丝巾现陈列于新疆博物馆,长175厘米,宽37厘米,图案为菱形,两端缀有流苏。据考证,这条丝巾至少有1700多年的历史,其历史之悠久、构思之独特、编织之精美、色彩之鲜艳、保存之完好,世间罕见。它的出土,为我国古代服饰的研究增添了一项新的内容。

作者简介

姓名:阿迪力·阿布力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