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区域经济-社科院社科联-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社科院社科联 >> 区域经济
关键词:民族问题;国家发展;国家安全;安全问题;情势;民族国家;政治;认同;文化;跨界民族

内容摘要:只有这样,国家才可能最大限度地避免将民族问题“特殊化”甚至“安全化”,民族问题才有可能从“特殊化”走向“普遍化”,从应对“他者”的叙事回归为“建设我们的国家”的范式,从而在“普遍主义”的国家框架下,为“特殊主义”的民族问题找到出路。二)民族问题由国家发展问题演变成国家安全问题的特定情势民族问题由国家发展问题演变成国家安全问题的特定情势大致包括三类。跨界民族问题是民族问题由国家发展问题转化为国家安全问题案例中较为典型的一类,尽管跨界民族可能为相关国家的民心相通和友好往来提供一种天然的可资利用的人口和文化优势,但在现实的国际政治中,由跨界民族所引起的国际冲突也为数不少。

关键词:民族问题;国家发展;国家安全;安全问题;情势;民族国家;政治;认同;文化;跨界民族

作者简介:

  本文认为,所谓“民族问题”首先和主要是一个国家发展问题,只有在一定条件下,或者说在某些特定情势中,才会演变或转化为国家安全问题。在国家发展的视阈下,民族问题像无数个其他“社会问题”一样,是一个需要得到国家常态化的应对和处理的“普遍性”问题。在国家安全的视阈中,民族问题也同其他由于种种原因转化成安全问题的社会问题一样,需要得到同样的审慎地处理和应对。只有这样,国家才可能最大限度地避免将民族问题“特殊化”甚至“安全化”,民族问题才有可能从“特殊化”走向“普遍化”,从应对“他者”的叙事回归为“建设我们的国家”的范式,从而在“普遍主义”的国家框架下,为“特殊主义”的民族问题找到出路。

  一、建国以来“民族问题”界说略评

  建国以来,我国学界及党政部门在“民族问题”的定位上,经历了“阶级说”“矛盾说”及“综合说”等几种研判路径。“阶级说”的一个最大问题是它忽略了民族问题中的族性文化因素,难以解释为什么阶级压迫和剥削消灭后,现实中仍然存在着比较显著的民族问题。

  “矛盾说”和“综合说”显然触及到民族问题的若干实质性要素,但它们的共同不足在于法理和逻辑上的国家主体缺位。“民族问题”的产生有着特定的历史和政治背景,“民族”之所以成为“问题”,是相对于民族国家这个特定主体而言的。没有民族国家,也就无所谓民族问题。

  长期以来,民族问题主要被看作是一个“民族”问题,即从属意义的民族问题,而不是一个“国家”问题,即国家主体意义上的民族问题。这种倾向的后果之一是,大量的民族问题研究“只见民族而不见国家”。进入21世纪以来,在民族问题与国家安全的语境下,国家逐渐成为民族问题的主体性话语。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家主体回归的同时,一些研究者却走向另一个极端,即在民族问题的研究中,出现了“只见国家 (安全) 不见民族”的偏颇,甚至出现了将民族问题全面“安全化”的现象。应该说,民族问题“安全化”敏锐地看到了民族问题中的渉安全因素,但是这种范式最致命的缺陷是它遮蔽了民族问题的真相和本质上的“国家性”。

  二、“民族问题”首先和主要是一个国家发展问题

  所谓“国家发展”,广义来说,是指一个国家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军事和国防等诸领域不断取得进步的过程。国家发展既体现为国家在经济、军事等实体领域取得“有形的”成果,也体现在制度、价值观、意识形态等方面获得“无形的”成果。前者属于国家的硬实力范畴,后者则可归类为国家的软实力。本文所谓“国家发展”主要从民族问题的角度展开。

作者简介

姓名:周少青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