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学术文摘
【文萃】吴玉军 顾豪迈:国家认同建构中的历史记忆问题
2019年02月27日 09:27 来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 作者:吴玉军 顾豪迈 字号
关键词:历史记忆;叙事;创伤记忆;国民;民族;国家认同建构;情感;需要;微观;书写

内容摘要:国家认同感的形成,需要全体国民拥有对自己国家连续性的认知和认同,这种连续性回溯过去,连接现在,指向未来。正因如此,现代国家无不通过有效的方式建构起为全体国民共享的历史记忆,引导人们体认共同的历史命运、共享的价值理念、共同的利益关切、荣辱与共的情感,最终达到增进国民国家认同的目标。三、历史记忆的叙事方式:宏大叙事与微观叙事如何让历史记忆之光照耀当下,使当下的读者对那段未曾经历过的历史感同身受,是历史书写者必须面对并加以认真思考的问题。同时,微观叙事能够拉近与读者的距离,增加历史作品的可读性,在民族国家历史的框架下进行微观叙事,即在宏大的背景下,展开跌宕起伏、生动感人的微观叙事,是国家认同建构中历史记忆应有的选择。

关键词:历史记忆;叙事;创伤记忆;国民;民族;国家认同建构;情感;需要;微观;书写

作者简介:

  国家认同就是在他国存在的语境下,国民所构建出来的归属于自己国家的身份感。认同具有建构性,国家认同的建构是一个动态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历史记忆发挥着重要作用。国家认同感的形成,需要全体国民拥有对自己国家连续性的认知和认同,这种连续性回溯过去,连接现在,指向未来。一个失去历史记忆的群体,其成员难以对自己的身份作出明确说明。正因如此,现代国家无不通过有效的方式建构起为全体国民共享的历史记忆,引导人们体认共同的历史命运、共享的价值理念、共同的利益关切、荣辱与共的情感,最终达到增进国民国家认同的目标。

  一、历史记忆的国家认同功能

  作为一种重要的心智活动,记忆表征着人们对过去活动、经验、感受的印象累积。每个人对过去的经验和感知因自身生命的有限性而受到限制。要想使记忆涵盖更大的时空跨度,就必须借助历史记忆突破自身经验有限性的藩篱。

  历史记忆与个体的经验紧密相关,它是诸多个体记忆在社会占主导意识形态和文化规范的作用下被合力统摄作用的结果。事件亲历者的个人记忆是这一再现的重要来源,而集体性的文字记载、纪念仪式等是这一再现的实现和存续基本保证。

  记忆是认同的前提和基础,没有记忆就没有认同。借助记忆,人们可以超越经验感受的当下性,与过往经验连为一体,从而获得总体性感觉与知识。具体来说,历史记忆对于国家认同的建构具有重要意义:历史记忆有助于人们对国家同一性的认知。借助记忆,个体意识到自身的连续性,体认到自己是同一连贯的存在者,从而实现自我认同。历史记忆的过程伴随着自我与他者的比较,有助于人们在区分自我和他者的过程中生发共属一体的强烈情感。历史记忆激发国民为祖国奋斗的决心乃至献身的勇气。

  二、历史记忆的两种性质:辉煌记忆与创伤记忆

  国家认同的建构,离不开崇高感的获得。崇高感是人们基于对崇高对象的敬仰、赞叹而生发的情感体验。在这里,无论是辉煌的崇高,还是悲壮的崇高,都能让人体会到民族和国家的伟大。而辉煌记忆和创伤记忆分别对应辉煌的崇高与悲壮的崇高。

  一个国家的辉煌记忆,是昔日荣光的再现,也是未来发展的重要范本。通过展示民族的荣光,有助提升国民的自信心,增强其生活在这一伟大国度的自豪感,激发其为民族、为国家发展进步贡献自己力量的决心和勇气。正因如此,在历史中讲授民族的辉煌过去,展现自己的祖先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及其为人类发展进步所作出的贡献,是国家认同建构的通用方式。

  国家记忆中既有辉煌记忆,也有创伤记忆。创伤记忆是对引起创伤体验情绪的事件的记忆。创伤记忆会刺伤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影响国民对我们是谁、来自何处、去往哪里等根本性问题的探寻,是国家认同建构中既不能回避又需要谨慎对待的问题。根据创伤的来源,创伤记忆分为内源性创伤记忆和外源性创伤记忆。在书写内源性创伤记忆时,需要在承担历史罪责和维护民族尊严之间保持平衡。在书写外源性创伤记忆时,需要在英雄记忆与苦难记忆之间掌握平衡。

作者简介

姓名:吴玉军 顾豪迈 工作单位:北京师范大学价值与文化研究中心;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