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民族史学
唐代燕地与边塞诗
2016年09月20日 00:00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其中的杰出诗人,多有边塞军旅生活的体验,能以壮丽的画笔描绘边塞军旅生活,抒发将士乐观豪迈气概及各种复杂情感,开拓了诗的领域。

关键词:边塞;诗人;天津;出塞;兵士

作者简介:

  隋唐时期,天津平原的军事地位极为重要,尤其是蓟州西与幽州接壤,不仅是抵御奚、契丹等北方少数民族势力袭扰的前沿,而且是东出靺鞨、渤海的必经之地。于是,这里便成了边塞诗人活动的平台。其中的杰出诗人,多有边塞军旅生活的体验,能以壮丽的画笔描绘边塞军旅生活,抒发将士乐观豪迈气概及各种复杂情感,开拓了诗的领域。诗的基调奔放、浑厚、昂扬,充满爱国激情和浪漫主义精神,真实反映了时代风貌。

  唐代诗人陈子昂(659—700)写过一首《登幽州台歌》,堪称千古绝唱。诗曰:“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里的“古人”是指古代那些能够礼贤下士的贤明君王。但是,像燕昭王那样前代的贤君既不复可见,后来的贤明之王也来不及见到,自己真是生不逢时;当登台远眺时,只见茫茫宇宙,天长地久,不禁感到孤单寂寞,悲从中来,怆然流泪了。此诗以慷慨悲凉的调子,表现了诗人失意的境遇和寂寞苦闷的情怀。

  边塞诗人高适(700—765)写过一首《燕歌行》,全诗28句,前有小序曰:“开元二十六年,客有从御史大夫张公出塞而还者,作《燕歌行》以示适,感征戍之事,因而和焉。”诗的主旨是谴责在皇帝鼓励下的将领骄傲轻敌,荒淫失职,造成战争失败,使广大兵士受到极大的痛苦和牺牲。诗人写的是边塞战争,但重点不在于民族矛盾,而是同情广大兵士,讽刺和愤恨不恤兵士的将军。全诗曰:“汉家烟尘在东北,汉将辞家破残贼。男儿本自重横行,天子非常赐颜色。摐金伐鼓下榆关,旌旆逶迤碣石间。校尉羽书飞瀚海,单于猎火照狼山。山川萧条极边土,胡骑凭陵杂风雨。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大漠穷秋塞草腓,孤城落日斗兵稀。身当恩遇恒轻敌,力尽关山未解围。铁衣远戍辛勤久,玉箸应啼别离后。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空回首。边庭飘飖那可度,绝域苍茫更何有。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君不见沙场征战苦,至今犹忆李将军。”

  《燕行歌》不仅是高适的“第一大篇”(近人赵熙评语),而且是整个唐代边塞诗中的杰作,千古传诵。

  唐代的天津虽还没有形成城市,但在经济、军事和交通运输等领域,对于边塞安危都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诗人杜甫《昔游》中有“幽燕盛用武,供给亦劳哉!吴门转粟帛,泛海陵蓬莱。肉食三十万,猎射起黄埃”等句。白居易《长恨歌》中亦有“渔阳鼙鼓动地来”句,都是对唐代天津地区自然风物和经济状况的生动描述。《昔游》作于大历元年(766),其时杜甫身处衰乱之际,回想开元盛世,与李白、高适等友人同登单父台,远眺“幽燕盛用武”的情景。诗以后勤“供给”的繁忙场面,烘托战事之浩大和唐军士气之高昂,南方的粮食布匹经海路运抵天津,再源源不断地送往“灭胡”前线,被人们认定是对当时天津漕运盛况的描写。

  唐代天津大部地区属于渔阳郡,正是安禄山起兵之地。杜甫于天宝年间分别作《前出塞》九首、《后出塞》五首,皆通过征夫的口吻反映征戍生活,勾画了北疆的山川风貌。《后出塞》之四云:“献凯日继踵,两蕃静无虞。渔阳豪侠地,击鼓吹笙竽。云帆转辽海,粳稻来东吴。越罗与楚练,照耀舆台躯。主将位益崇,气骄凌上都。边人不敢议,议者死路衢。”既描绘了唐代天津一带的自然景观,也反映出当时这里的经济状况和社会矛盾。诗的最后有“边人不敢议,议者死路衢”句,说明安禄山在反叛前已十分骄横。《全唐诗》于此诗后小注云:“初,禄山逆节渐露,有言其反者,明皇辄缚送之,遂无敢言者。”正是点出了这一情况。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安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