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民族史学
巫溪的文化密码
2016年10月12日 00:00 来源:重庆晚报 作者:张涛 字号

内容摘要:巫溪一直是一个神秘的所在。它是古老的巫文化、巴文化的发源地,巴人之谜,巴盐古道之谜,古栈道之谜,悬棺之谜……这里,留下了无数先民的文化密码。

关键词:文化;巫溪;巫术;占卜;古道

作者简介:

▲秋日红池坝(资料图片)

  巫溪一直是一个神秘的所在。它是古老的巫文化、巴文化的发源地,巴人之谜,巴盐古道之谜,古栈道之谜,悬棺之谜……这里,留下了无数先民的文化密码。

  美丽的巫溪,深藏在大巴山与神农架交汇的连绵不绝的群山之中,地处重庆、陕西、湖北的交界,它自然也是连接西南、西北、华中三大区域的重镇。中国的版图,像一只雄鸡,巫溪就处于雄鸡的心脏。神奇的是,三省交界之巅,是一个雄浑的山岭,状若鸡心,以形得名,就叫“鸡心岭”,亦被称为“自然国心”。

  相传远古时代,猎人带着猎犬,追捕一只白鹿,当白鹿奔至宝源山下,忽然不见了,在白鹿消失的地方,猎人在崖壁上发现了一股喷涌的盐泉。自此,“一泉流白玉,万里走黄金”,宝山盐泉成就了大宁河流域五千年的辉煌,历代先后在此设立过监、州、郡、县。《华阳国志》曰:“当虞夏之际,巫国以盐业兴。”

  至今我们还能看到沿河的悬崖峭壁上的引卤栈道留下的方孔,《大宁县志》有“石孔乃秦汉所凿,以引盐泉至大昌熬制”的记载。悬崖峭壁之上,距河面10余米,与水面平行,栈道孔30厘米见方,深约50厘米,间距1.5米—2米,规整有序,绵延三百里,用于搭建竹笕(引水的长竹管)引流盐泉。2000多年前的工匠,如何运用最原始的工具,在沿河的峭壁之上开凿栈道,架设竹笕,引流盐泉,建造了如此宏伟、浩大的工程,至今也是个谜!

  巴盐古道就隐匿在这千峰万壑之间。穿越大巴山进关中;沿大宁河而下,出三峡达楚地;翻过武陵崇山,至湘西。如今已被荆棘湮没的古盐道,纵横交错长达数千里,崇山峻岭,穿云破雾,高峡深谷,陡峭曲折。几千年里,成千上万的盐背子(背盐工)翻山越岭,披荆斩棘,肩挑背驮,负重前行。他们一路面对的不仅仅是道路的艰险,还会遇上猛兽和土匪。一条条盐道就是一条条的生命线,在盐背子的脚下艰难延伸。山林间,留下了盐背子编唱的歌谣:“金盐巴,木扁担,压得扁担两头弯。野山行,老林穿,阎王鼻子鬼门关。滴滴血,滴滴汗,一条盐道血泪染。砍根桑木做扁担,扛起扁担上四川,挑担盐巴下宁陕,讨个幺妹回深山。”被誉为“南丝绸之路”的巴盐古道,成为了沿线区域经济和文化交流的主要通道,它送到各地的除了盐,还有神秘的巫文化。

  大宁盐场的灶火,延续到上个世纪末才渐渐熄灭,龙池的盐水依然喷涌不息。而今已经渐渐沦为废墟的七里半边街,断垣残壁、满目苍夷,数千年的喧嚣与繁华已然远去。走在商周或者汉晋层层铺就的青石板街道上,那些古色古香的深宅大院和风雨飘摇的吊脚楼鳞次栉比。曾经,这里的戏院、寺庙、酒肆、茶馆、青楼、赌坊……一应俱全,南来北往的商贾,走过万水千山的盐背子,后溪河上穿梭的舟楫,昔日摩肩接踵、歌舞升平的景象仿佛眼前。碧绿的河水无声流淌,漾起点点金色的波光,没有繁华落尽的哀怨,宁静的陪伴着这个曾经“两溪渔火,万灶盐烟”的上古盐都。

  这里就是《山海经》中所记载的巫咸古国,巫文化的发源地。这支古老的巴人部落,因为宝贵的盐泉而日益兴盛起来。先民们对自然的恐惧,对生命的敬畏,让他们相信万物有灵,并幻想出各种人格化的神灵形象,幻想出征服自然、拯救人类的神秘力量!《说文解字》释曰:“巫,祝也,女能事无形,以舞降神者也……觋,能齐肃神明者,在男曰觋,在女则巫。”

  巫能沟通天地,成了神与人之间的一种媒介。他们降神、占卜、招魂、驱鬼、祭祀、祝咒;以歌舞的形式通天、通神、治病、救灾;以观星、占卜的形式辨析天象,记录自然。大概巫就是当时最有文化的人吧!在商周时期,巫的地位非常之高,有的大巫既是部落的首领又是精神领袖。巫咸就是灵山十巫之首,在这里建立起巫咸国。那个蒙昧的石器时代,巴人已经开始了迈向文明的第一步。

  翻开《楚辞》,让我们跟着行吟的屈原,去感受一下巫文化的辉煌吧!

  屈原诞生在巫文化盛行的战国时期,距巫咸古国不远的丹阳。他的作品充满了波云诡谲、荒诞神秘的色彩,呈现出狂放无羁、奇艳缤纷的浪漫主义特点,这些作品正是被巫风浸染而为我们全景式记录下来了灵巫文化的盛况!

  《九歌》就是巫师礼神、祭神的赞美诗。灵巫降神时要斋戒熏沐,身披奇花异草,装扮得瑰奇艳丽,光彩陆离,如同想象中的神灵形象,进行着具有音乐、唱词、舞蹈等综合艺术形态的原始宗教仪式。如东皇太一“吉日兮辰良,穆将愉兮上皇。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显得肃穆庄严,至高无上;湘夫人“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刻画得如此风姿绰约,凄清动人;大司命“灵衣兮被被,玉佩兮陆离。壹阴兮壹阳,众莫知兮余所为”。其形象神秘莫测, 亦神亦人;而山鬼则是“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描写了美丽清纯,眉目含情的神女形象。《九歌》中均使用“予”、“余”、“吾”等第一人称,这就是典型的“灵巫降神,神附巫身”的灵巫文化特征。

  《离骚》是巫文化产生的杰出史诗。龙螭凤鸟、香草美人、飘风云霓在屈原肆意的想象中接踵而至,时而驾龙飞天,时而瑶象为车,时而转向昆仑……展开了通灵、迷幻般的瑰奇壮丽的神游。

  屈原三次失意被贬,在苦闷彷徨之中“索琼茅以筳篿兮,命灵氛为余占之”(“琼茅”为茅草,“筳篿”为竹制的占卜道具),直接运用起了占卜术。《招魂》一诗,从素材到语境,屈原更是直接使用了巫觋的招魂词形式,充满了奇异的神话色彩。难道屈原亦精通巫术?

  其实,在《离骚》中屈原就自豪地道明了他的身世。“字余曰灵均”,“古之所谓巫,楚人谓之灵”(王国维《宋元戏曲考》)。当代出土于湖北云梦的秦代简牍《日书》中有“凡庚寅生者为巫”,和“男好衣佩而贵”的记载。屈原生于摄提年,孟陬月,庚寅日,《九章·涉江》中屈原亦称“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三闾大夫”就是一个主持宗庙祭祀的官职。

  屈原问卜于“灵氛”,再求示于“巫咸”,最后选择在五月初五抱石沉江,以身殉国。这天正是舜帝的祭日,也是当时的鬼节。近年韩国以“江陵端午祭”成功申报了世界文化遗产,核心内容是巫堂祭祀,主要为傩舞表演和巫术活动。可见巫文化传播之深远,影响之广大!

  英国人类学家——弗雷泽在《金枝》中阐述了文学起源于巫术的观点。泰勒在《原始文化》中,最早提出艺术源于巫术。鲁迅先生甚至认为文字起源于巫术:“连属文字,亦谓之文。而其兴盛,盖亦由巫史乎。巫以记神事,更进,则史以记人事也,然尚以上告于天;翻今之《易》与《书》,间能得其仿佛(引自《汉文学史纲要》)。”可见巫文化在远古文明中的影响和在人类文明进程中的作用!

  物盛则衰,时极而转。随着历史的进步和文化的发展,这种人神杂糅的原始宗教逐渐被边缘化。原始的图腾已经化成文明的碎片飘远,但古老而神秘的巫文化已经深深植入民族文化基因之中。

  巫溪山川逶迤,峰峦叠嶂,幽壑深谷,风物灵秀,就是这样美丽而神秘的地方孕育了璀璨的远古文明,留下了先民们迈向文明的足迹。这里是巴楚文化的源头,是长江文明的发祥地,这里有无数的文化基因和文化密码,深藏在它的历史深处!

  (作者单位:重庆三晋科技有限公司)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安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