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民族史学
林茂森:秦汉时期争锋河西的游牧民族
2018年08月28日 09:45 来源:甘肃日报 作者:林茂森 字号
所属学科:民族学

内容摘要:溯源甘肃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历史上,河西华戎交会,月氏、匈奴、柔然、突厥、党项、吐蕃、蒙古等游牧民族在河西繁衍生息角逐争锋,匈奴、党项、蒙古等少数民族曾在河西建立政权实施管辖。约公元前21世纪-前771年,河西地属雍州,羌戎驻牧。春秋战国为乌孙、月氏所居,汉初为匈奴右地。

  擅长贸易的月氏族

  中国先秦时期(公元前5世纪-前2世纪),河套平原上生活着一个强大的居民部落月氏人。月氏(亦称“肉知”“禺知”)乃古羌族的支脉,《后汉书·西羌传》载:“月氏被服饮食言语略与羌同”,由此可推断月氏语言有可能属汉藏语系。月氏族为扩张地盘,游牧迁徙于祁连山河西走廊张掖至敦煌一带,在今民乐县永固境内筑月氏城,同期在今临泽县鸭暖一带定都筑“昭武城”。月氏族以游牧为主,兼作农耕,擅长贸易,养马盛众,今山丹军马场草原曾为当年月氏人的养马场。《汉书西域传》载:大月氏本行国也,湩饮肉食,随畜移徙,与匈奴同俗,控弦十余万强,故轻匈奴。这一时期的月氏人在河西的统治处于全盛时期,为匈奴劲敌,尝与蒙古高原东部的东胡胁迫游牧于蒙古高原中部的匈奴,成为黑河流域的第一代霸主。

  战国时期,北方草原上也风云际会,强大的民族逐渐吞并或者合并弱小民族,结成了具有奴隶制国家性质的民族联盟,所谓“东胡强,月氏盛”,就是说这两支民族在当时的势力和影响相当强盛。这个时期匈奴头曼单于被秦国大将蒙恬率军杀得大败元气大损,为图谋生存,不得不一面对东胡屈服,一面对月氏退让修好。

  约公元前209年,匈奴人为了结交月氏表达诚意,头曼单于将儿子冒顿作为人质送往月氏,为匈奴族换取了短期的休养生息。后冒顿盗取月氏良马逃回匈奴,以鸣镝射其父,杀之自立。冒顿即位后,约于公元前205年-前176年间,多次攻打月氏,月氏人大部西迁,他们的河西故地被匈奴浑邪王和休屠王部落占领。时匈奴老上单于亦破月氏,杀月氏王,以其头颅制成酒器,月氏惧,乃西徙,小部分月氏人留在河西走廊,和祁连山的羌族混合,称为小月氏。大部分逃至今伊犁河、楚河流域,称为大月氏。大月氏打败了原居于当地的塞种人,迫使“塞王远遁”,留下的塞种部众成为大月氏的臣仆。

  冒顿单于致汉文帝刘恒书云:“故罚右贤王,使至西方求月氏击之。以天之福,吏卒良,马力强,以夷灭月氏,尽斩杀降下定之。楼兰、乌孙、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国皆已为匈奴,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北州以定。”《汉书·张骞传》载:“月氏已为匈奴所破,西击塞王。塞王南走远徙,月氏居其地”,也有力地凿证了这一史实。至公元前139年-前129年间,乌孙猎骄靡为其父报仇,率部出击大月氏,夺取伊犁河流域,大月氏被迫再次南迁,过大宛,定居于阿姆河北岸。公元前1世纪初,大月氏征服了阿姆河以南的大夏,在阿姆河畔建立了强大的贵霜王朝,至公元初灭亡。

  月支族早期以游牧为生,但由于多次迁徙融合,汲纳了草原优秀文化成果,更处张掖这一“居中四向”的商贾贸易孔道,受早期东西方原始贸易交流影响,从而使本民族“好贾市,善交易”的天性得以有效施展,由最初的物物交换发展为商贸交易。随着东西方商贾的频繁往来,月氏人便以金银为钱,设市贩贾诸物,渐渐控制了河西走廊的贸易活动,因此国力很快殷实富足起来。月支族擅长贸易的天性由来已久,据《穆天子传》记载:周穆王十三年西巡,来到焉居、禺知之平,受到当地一个叫蒯柏綮酋长的热烈欢迎与款待。蒯柏綮奉献给穆王豹皮10张、良马26匹,穆王回赠“束帛加璧”,即丝绸布匹和玉器之类。这是早在公元前10世纪,中原与西域的一种物物交换,历史上这种贸易交往和文化交流,通过月氏人的中转,使中原的丝绸和玉器很可能向西传播得更远。隋唐时期,月支族的后裔在中亚建立了九个沙漠绿洲国家,史称昭武九姓即康、安、曹、石、米、何、火寻、戊地、史,其王均以昭武称。其中康国、石国的粟特人在历史上以善于经商著称,长期操纵丝绸之路上的转贩贸易。

  养马众多的乌孙族

  公元前2世纪初叶,在今甘肃敦煌境内有个乌孙民族,与月氏国为邻。据考证春秋战国前乌孙人曾在今宁夏固原一带游牧,西戎乌氏国被秦国灭亡后,余民西迁来敦煌建立乌孙国。乌孙人“不田作种树,随畜逐水草”,在祁连山与敦煌之间的草原游牧,同时也常狩猎。他们住在毛毡帐篷里,以牛羊肉为食,以牛羊奶为饮品,风俗与匈奴族雷同。因当时乌孙是个小国,常受到强大的月氏国的奴役。《汉书·张骞李广利传》:“天子数问骞大夏之属。骞既失侯,因曰:‘臣居匈奴中,闻乌孙王号昆莫。昆莫父难兜靡本与大月氏俱在祁连、敦煌间,小国也’”,说明乌孙族早在西汉以前已在河西走廊建国。

  据《汉书·张骞传》载:公元前177年前后,月氏击破居牧在祁连山、敦煌附近的乌孙国,杀其王难兜靡,夺取了乌孙领地,乌孙国面临覆灭的危机,乌孙部众逃至匈奴。时昆莫难兜靡的儿子猎骄靡刚刚诞生,为了躲过月氏人的屠戮,布就翎侯抱着猎骄靡逃了出来。逃亡途中为了便于寻找食物,布就翎侯将猎骄靡藏于草丛中。当布就翎侯拿着食物归来时,竟然看到一只狼在喂猎骄靡吃奶,还有一只乌鸦叼着一块肉站在旁边。布就翎侯大为惊奇,认为小王子将来定然是个非凡的人物,于是带着猎骄靡投靠匈奴,并把自己看到的神奇景象向冒顿单于作了禀报。冒顿单于听后觉得很是奇妙,当即决定收养这个乌孙王的孩子。十几年后猎骄靡长大成人,单于把乌孙部民交还给他管理,并扶持他当上乌孙国王。猎骄靡复国后,一心为父报仇,与匈奴右贤王相约,进攻已西迁到伊犁河流域的大月氏国。大月氏人西迁伊犁河流域立足未稳,根本不是报仇心切的乌孙人和彪悍的匈奴人的对手,曾经连国王的头颅都被匈奴人做成了酒器,现在哪里还有一点抵抗的勇气。于是月氏人被迫放弃伊犁河流域肥沃的草原继续西迁,留在这里没有逃走的月氏人和原先臣服的塞人,从此成为乌孙国的臣属。没有了威胁的乌孙族在猎骄靡的领导下,占据了原为月氏人所有的伊犁河、楚河地区,定都于赤谷。他们定居西域后安心放牧,国力迅速发展,国家强大起来,共有12万户,63万人,其中军队18万人,几乎可以与匈奴分庭抗礼,从此乌孙国不再臣服于匈奴。

  元狩四年(前119年),汉武帝接受张骞“可厚赂招,令东居故地,妻以公主,与为昆弟,以制匈奴”的建议,为联合强大的乌孙国一举歼灭匈奴,积极与乌孙王猎骄靡和亲,因此封刘细君为江都公主下嫁乌孙国。细君公主出嫁时,武帝赐“乘舆服御物,为备官属侍御数百人,赠送其盛”。细君公主将陪嫁物品分送乌孙百姓,因而备受爱戴被敬称“柯木孜公主”。但细君公主远离故土,度日如年,留下了:“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这首孤伤思亲的《悲愁歌》。

  但是,汉武帝的和亲策略当时并没有取得成效,到宣帝继位后汉乌联盟一举歼灭了匈奴。东汉末年(约公元220年),鲜卑兴起,给乌孙以沉重打击,被迫退入天山,乌孙王国从此消失,乌孙王朝从国王猎骄靡开国,直到迁居天山,共经历12代乌孙王,时间长达261年。

  乌孙族原为逐水草而畜的游牧民族,以擅长养马著称,时一户富人养马多达四五千匹,足见当时乌孙国的富庶程度。“乌孙马”属沙漠马系,具有体格偏大、体形匀称,挽、(骑)乘、驾(车)皆宜,且力、速俱佳的特点。因为国防的需要,汉武帝尚武爱马,对“天马”梦寐以求,一日偶做一梦得天马,便占《周易》得一卦辞曰:“神马当从西北来”,后果然有人从西域献来一匹良马,神行电迈、气如长虹、神异非凡。武帝兴奋不已,视为神物,乃作《太一天马歌》记之。至到汉乌“和亲”,乌孙王国赠送数十匹飘逸矫健骏捷的“乌孙马”,武帝大喜,赐名为“天马”,赋予“神龙”化身,并作《天马歌》云:“天马来,龙之媒,游阊阖,观玉台。”武帝得良马,建立起强大的骑兵,马踏匈奴一雪国耻,开疆拓土设“河西四郡”,成就终身夙愿。

作者简介

姓名:林茂森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实习编辑 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