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语言文字
使鹿鄂温克人的故事——米莎(1)
2016年10月13日 17: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孔繁志 字号

内容摘要:使鹿鄂温克人的故事——米莎(1)

关键词:使鹿鄂温克人的故事——米莎(1)

作者简介: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极其偏远的密林深处,生活着一支饲养驯鹿的鄂温克部落。他们当中有一对老夫妇生活过得十分贫困。老两口唯一的宝贝是他们的女儿。一到傍晚,姑娘就骑乘着那只忠实的驯鹿,赶着鹿群到长满地衣的地方去放牧。(图片1)

   

  图片1俄罗斯骑驯鹿的人

  有一天晚上,在大雪中觅食的鹿群走散了,离家越来越远了。姑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不能将它们赶回家去。为了熬过那漫长的冬夜,她小声地同天上的星星、月亮说话。第一个夜晚很快就过去了,第二个夜晚过的也很快,……。可是,第三天夜里刮起了暴风雪,星星、月亮全被风雪所吞没。白濛濛的大雾遮着天穹,山谷里充满了积雪。姑娘无处存身。风在呼啸,雪在飞扬,树枝被折断,山林在颤抖。

  受了惊的驯鹿东一只西一只地跑散了,连个踪影也找不到。可怜的姑娘到哪儿去找回这些不懂事的畜生呢?风在施着淫威,它把雪花席卷起来,扑打在姑娘的脸上,整个世界好像在翻滚……。坚强的姑娘在暴风雪中挣扎着,终于迷失了方向。她乘骑的那只忠实的驯鹿精疲力竭,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但是姑娘并没有失望。她在大森林里走啊,走啊,听不见驯鹿的声音,看不到雪海的边儿,只有大风在拼命地喊叫,好像在说:“我把驯鹿赶走啦!”“我要把驯鹿吃掉啦!”挣扎在死亡线上的放鹿姑娘早已疲惫不堪,但是她依然在那茫茫的林海雪原中艰难地跋涉着,踉踉跄跄,天旋地转,在她生命的源泉中只剩下再迈一步的力量了……。突然间,脚下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爆裂声,美丽的姑娘应声掉进了黑乎乎的地洞里(图片2)。

   

  图片2鄂温克猎民挖的陷阱 孔繁志摄

  她睁开大眼睛看了看,四周一片漆黑。这里暖烘烘的,好像是另一个世界。姑娘决定蜷曲在这,暂且休息一会……

  姑娘伸出手,在黑暗中探索着,她摸到了一个热烘烘、毛茸茸的庞然大物。姑娘心里明白了,这是一只蹲仓的熊,太可怕了!不幸的姑娘坐在潮湿的洞壁旁,吓得把身子缩成一团,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她的胳膊动了动,并没有什么危险发生。她改变了一下坐的姿势,身上感到轻松些。熊正在睡觉。姑娘开始平静下来。这时她才明白过来:她的到来并没有打扰这只猛兽的睡梦。疲惫不堪的姑娘再也无法坚持下去了,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

  饥饿把她从熟睡中唤醍(醒)。她发现那只正处在半睡眠状态的熊瞎子鼻子里连连发出呼哧呼哧的响声,用舌头吸舔着自己的脚掌。听到这些动静,姑娘心里感到一阵恶心。可是,熊瞎子却一直在那里津津有味地添着自己的脚掌,嘴里吧嗒吧嗒地响着。瞧,这条大懒汉吃得好香啊!姑娘却被难以忍耐的饥饿所折磨。痛苦使她忘却了厌恶,慢慢移近了自己的邻居。开始时,她象个小孩子似的怯生生的,后来胆子逐渐大了起来,她也添起了那懒汉的脚掌。那是一只多么宽大、肥厚、吓人的脚掌啊!米莎迟疑了一下,心里感到非常生气。可是后来它又觉得挺舒服,所以就任她舔了下去。

  狂风暴雪怒吼着。姑娘的父母为失去女儿哭的痛不欲生。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活着。一阵敲门声响过之后,他们的女儿神话般地出现在面前。她欢天喜地地回来了,身上没有带一点伤痕,而且体态比原来更加丰润,容貌变得更加美丽动人了。

  “我藏在雪堆里,所以才活了下来!”昏暗的圆锥形兽皮帐篷,重新被她那充满喜悦的目光所照亮。两位老人擦干了眼泪,为女儿活着奇迹般地经历而衷心感谢善良的神灵(图片3)。

   

  图片3原敖鲁古雅乡饲养的黑熊,孔繁志摄

  可是后来,姑娘的父母突然发现,每到夜晚女儿总是在暗自忧伤。她时常发出痛苦的叹息,脸上布满了绝望的愁云。春天,当茫茫的积雪刚一融化,姑娘便一下子失踪了。两位老人天天等,夜夜盼。可是一年过去了,仍不见女儿的踪影。他们只好走出家门,在大森林里找啊,找啊,到处寻找……。母亲找到了女儿戴过的一只手套,绝望地哭倒在地。父亲发现了熊瞎子走过的足迹,心如刀剜。

  “我们的女儿一定是被这万恶的熊瞎子给咬死啦!父亲悸働地哭诉着,“眼泪顶什么用?我一定要把这只恶魔杀死……。”

  失去了女儿,老两口孤苦伶仃。老头子只好自己去森林里放牧鹿群了。他每次出牧都要随身携带那支得心应手的猎熊矛(图片4)。

   

  图片4鄂温克猎民的扎枪

  为的是在林中的羊肠小道上遇见“凶手”时为女儿报仇雪恨。但是一个老年多病的猎人怎么能杀死那凶猛力大的黑熊呢?这需要老伴代他出征了,再说他还需要照看那群不懂事的驯鹿啊!

  夜深深。森林里黑漆漆的。老太太隐隐约约地听到有谁在叫她,仿佛还在呼唤她的名字,她恐惧地在胸前划着十字,可是呼唤她的声音越来越近。

  她心里想:不能去!这一定是森林里的妖怪在引诱我。然而呼叫她的声音却是那样的亲切和熟悉……

  一颗善良的慈母之心驱使她将驯鹿掉转头来,向发出呼唤声的方向驰去。涉过泥雪滩,钻越柳树林。当她来到长满赤杨的一座山坡时,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妇女,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坐在一棵横倒的白色原木上。她身边有一只深褐色的小熊崽,象个顽皮的孩子似的在翻着跟斗。

  “妈妈,亲爱的妈妈,你还认得我吗?”那个妇女哽咽着。

  老太太心里的恐惧感一下子消失了。她从驯鹿背上跳下来,向女儿身边走去。母女俩紧紧地拥抱着,哭诉离别之情。当心情平静之后母亲指着那个婴儿问女儿:“这是谁的孩子?”

  “是我的孩子,妈妈。这个小熊崽也是我生的……。”

  可怜的妈妈听了这话没说什么,把自己骑的驯鹿让给了女儿,同他们一起回到了家里。小孩子的个子一天天长高了,小熊崽也被养的滚瓜溜圆。

  由于大喜临门,老头子很快恢复了健康,又劈柴,又挑水。老两口为女儿梳洗打扮,她显得比以前更加漂亮。只是在她眼睛里经常闪现出难以琢磨的目光。

  小男孩和小熊崽一起成长。他们和睦相处,一块儿玩耍,一同吃饭。过了十年,那只家养的小熊崽变成了一只棕色的大母熊。小男孩长得也很快,他健康,活泼,他的力量和智慧远远超过了自己的同龄人。

  他们打猎毫不费力气。两条腿的弟弟把鞍子备在熊姐姐的毛茸茸的脊背上,一起到杂草丛生的榛子林中寻找猎物,不需要很久就能得到好的收获。夏天,附近的旧河道里落满了野鸭子;在那光秃秃的火烧林地上,兔子到处乱跑。猎物丰收了,两条腿的弟弟运不完,聪明伶俐的熊姐姐就去帮忙,它用嘴噙着往家拖。它的力气可真大,能用粗壮的前掌折断阻碍前进的树枝,迅速地在林中行走。有了这两个好帮手,家里的生活自然就富裕起来了。

  一天早晨,熊姐姐驮着人弟弟去到西尼伊山谷打猎。家里人左等右盼,却不见他们回来。到了傍晚,只见弟弟一个人回来了。他一头扎在鹿皮上,浑身颤抖,不管家里怎么问,他一句话也不回答。

  黄昏,有两个陌生人来到帐篷里,坐在火堆旁,默默地抽着烟,他们的脸上闪现着焦急不安的痛苦神色。

  “这真是一件怪事!”年长的陌生人局促不安地说:“向谁说呢……,有谁又肯相信呢?”

  “客人有什么话,就请讲吧!”坐在暗处的主人礼貌地说。

  “在我们面前你是长者,请不要见怪。”那个年青的低声说,“我们要说的都是亲眼所见。”

  “刚才,我们在这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一只黑熊,它的脊背上驮着一个男孩儿!这情景可把我们惊呆了。唉!我们以为……,我们以为一定是黑熊把谁家的小孩偷去了,就决定搭救这个孩子。我们躲在一棵松树的背后开了枪。枪声响过,我们跑向前去一看,正击中了熊的心脏。”

  “心被打穿啦!”小男孩悲痛地呼喊着,并且用牙齿紧紧地咬着鹿皮。

  “它被打死了?!”小男孩的妈妈呜咽起来。

  “当时我们高兴极了,因为大森林的统治者被推倒了(2)。我们准备为这个庞然大物开膛破肚,取出它的肝胆,可是,立刻------”说话人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不,我不能,我不能再说下去了……

  “您最好亲自去一趟。”年长的陌生人说着,不过他的口齿有些含混不清,“现场就在附近。”

  两个老人赶紧向外走去。他们刚走出帐篷就看到在那乱石滩上躺着一只被开了膛的黑熊。当他们走上前去一看,顿时都被惊呆了!这那里是一只黑熊?这里躺着的明明是一位年轻的姑娘!从她胸口那个椭圆的弹孔里,依然滴淌着殷红的血液。

  如遭灭顶之灾的母亲跪在被杀害的女儿面前,扯着自己头发仰天长号,哭声震撼着山林。两位老人昏倒在死者的尸体旁。他们的哭声汇成了一曲悲恸的挽歌,飘散在密林中。

  闯下大祸的那两个鲁莽猎人终于明白了一切,他们悄悄溜走了。

  小男孩踉踉跄跄地来到这块流血的地方,只听刷的一声,他把自己身上的皮扯了下来,用它掩盖住死者的尸体,他大放悲声,哭得山摇地动。突然间,小男孩身上长出茸茸黑毛,他反而变成了一只大狗熊!他转身追上逃走的猎人,紧紧咬住了他们的头发,同他们厮打起来。黑熊用爪子撕掉了他们的头皮,两个猎人顿时失去了知觉。黑熊走了,他的身影在密林中消失了。

  两位老人按照传统的习惯埋葬了这位特殊的“外孙女”。根据当地古老的风俗,将它的尸体安置在门前一个高高的木架上。但是人们很少知道,有一只黑熊每天晚上都要到这里,偷偷地饶着那个木架子转来转去。然后,它直立起来,抱住粗大的木桩子,用脑袋撞击它,摇动它,并且久久地呻吟着,哭诉着。

  每当遇到这样的情景,两位老人总是透过门缝向外看着,伤心的眼泪顺着他们那布满皱纹的面颊流淌……

  注释:

  (1)熊的名称。

  (2)猎人使用的暗语。

  故事来源:【苏】伊·戈戈列夫等著 林文堂译《太阳的崇拜者》,内蒙古文化出版社出版,1991年7月底1版, 第217-222页。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安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