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语言文字
李德鹏:非学历教育——小语种人才培养的重要模式
2017年02月20日 09: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德鹏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语言互通是实现“一带一路”建设中“五通”的基础,目前的语言互通存在小语种人才短缺的问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官方语言超过40种非通用语,我国2010—2013年高校外语专业招生的语种只覆盖了其中的20种。目前,国内许多高校已经积极行动起来了,努力增加小语种专业,但主要的培养模式是全日制本科,在这些本科语言人才没有培养出来之前,如何解决“一带一路”建设中近期的小语种人才需求问题?我们认为非学历教育可以作为小语种人才主要培养模式的有效补充,时间上有一个月、半年、一年、两年等不同时段;内容上有日常交际、商务外语、法律外语等不同目标;程度上有低级、中级、高级等不同层次。

  非学历教育能解决“一带一路”建设中小语种人才需求的时间紧迫性问题。为了实现国家的“一带一路”建设,相关省份已经制定了发展规划并开始了行动,例如,2014年3月,云南省发改委确定了云南融入“一带一路”建设主要内容;2015年10月,广东省出台建设“一带一路”实施方案。这些计划的实施都急需小语种人才的助力,时间上越快越好,这个任务显然不能交给全日制本科教育,只能由非学历教育来完成。

  非学历教育能满足“一带一路”建设中对不同层次语言人才的需求。“一带一路”建设中对小语种人才“质”的要求是多层次的,有初级,有中级,有高级;初级的要求懂得日常会话即可,高级的要求能运用专业知识进行交流。而我国小语种本科教育培养的人才,基本都处于中级水平,对于语言要求低的工作是浪费,而对于语言要求高的工作又不能胜任。非学历教育可以避免本科教育的弊端,实现订单式培养,真正做到人尽其才。

  非学历教育能适应“一带一路”建设中对语言人才“量”的弹性需求。“一带一路”建设在大方向上是明确的,但具体的操作过程又要因地制宜、灵活多变,所以对某种语言人才数量的需求是动态的,有时多,有时少。相比全日制教育人才培养数量的固定,非学历教育因为学习周期短,相对灵活,恰好可以做到及时调整培训人员的数量,不至于造成小语种人才的过剩或不足。即使是需要某一方面的高级语言人才,也不见得要接受完整的硕士或博士研究生教育,可以采用非学历教育的方式培养,就某一点专业知识进行强化训练。

  非学历教育是可行的,国内外教育领域已经有很多的成功经验。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美国军队要到许多国家作战,急需有听说能力的大批外语人才随军,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就采用了短期培训的方式,并因此形成了一种新的第二语言教学方法——听说法。我国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的成功也说明了非学历教育的可行性。同样作为第二语言教学,对外汉语教学中非学历教育也有成功案例,昆明理工大学的“浸入式”教学模式的实践结果,经过4个月的培训,汉语零基础的泰国留学生全部通过HSK三级考试。

  运用非学历教育模式培养小语种人才需要注意以下两个问题。

  一是科学评估小语种人才质量。有的学者会以学习某种语言的人数达到了什么规模,或者总体水平提高来说明这种语言的教育是成功的。我们不同意这种观点,打个比方,我们想要喝到开水,从数量上看,把1000瓶冷水增加到1万瓶是没有用的;从质量上看,把温度从20℃提高到30℃也是没用的。所以说,小语种人才培养的成功既要看数量,又要看质量,在一定质量的基础上统计数量才有价值,质量是第一位的。

  小语种人才的培养涉及师资、教材、课堂教学等多个环节,以小语种师资问题为例,目前国内有些高校小语种本科专业的教师自己就是本科学历,而国家对于这些教师的学历没有具体要求。2012年10月,教育部颁布了《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设置管理规定》,第三章第九条对于师资的规定是,“有完成专业人才培养方案所必需的专职教师队伍及教学辅助人员”。我们也不认为学历是评价教师的最重要标准,即使是博士学位,如果课堂教学不认真,教学效果可能还不如本科学历的教师。因此,对小语种人才培养结果的评估是最重要的,有了评估结果才能进一步分析师资水平、教材质量和课堂教学效率等环节存在的问题。为了保证评估结果的有效性,要制定科学的评估标准,最好能采用全国统一的测试题库,第三方负责测试,尽量减少主观性评价。国家主管部门要制定不同的等级标准,规定只有通过相应等级的小语种人才,才能从事相关工作,从而确保“一带一路”建设的顺利实施。我国当前的外语培训机构不少,但良莠不齐,主要原因就在于没有科学的评估体系。

  二是建立动态、开放的小语种人才数据库。“动态”是指,小语种人才数据库要及时更新,包括各语种就业人数,新增人员的性别、小语种水平的等级、是哪一类复合型人才等情况。“开放”是指,除了一些需要保密的信息,各行各业都可以直接查询所有小语种人员的相关情况,以便各大院校和培训机构及时调整自己的培训计划,也方便相关的企事业单位作更科学的项目规划。当然,这两个问题的解决都需要国家的顶层设计。

  “一带一路”建设是我国长期发展目标之一,需要学术界各个专业的智力支持,作为语言学界不能失语,一定要群策群力,努力解决国家发展中的语言问题!

  (作者单位:《云南师范大学学报》编辑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