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语言文字
藏缅语人称代词格范畴的类型分析 ——兼以反观上古汉语人称代词格范畴
2020年05月22日 10:27 来源:《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昆明)2019年第3期 作者:戴庆厦 王洪秀 字号
关键词:藏缅语/人称代词/格范畴/类型分析/上古汉语

内容摘要:

关键词:藏缅语/人称代词/格范畴/类型分析/上古汉语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文章通过34种藏缅语人称代词格范畴的描写分析,指出藏缅语人称代词格范畴大体存在3种类型:分析式;分析式兼屈折式;粘着式。这3种形式中,第二种形式使用最多,反映了藏缅语人称代词格范畴3种类型并存、发展不平衡的状态。并对各种类型进行定位,指出藏缅语人称代词格范畴在不同语言中发展不平衡,存在层次性的特点,但其类型主要是分析式,兼有屈折式和粘着式,而有的语言的粘着式和屈折式来自词汇的连音音变,是由分析式到屈折式的“逆向演变”。在此基础上,通过藏缅语反观上古汉语,指出上古汉语已经是分析型语言,缺少形态变化,藏缅语北部语言人称代词格范畴保留较多的形态变化,可以看作上古汉语的前身。

  关 键 词:藏缅语/人称代词/格范畴/类型分析/上古汉语

  作者简介:戴庆厦,云南师范大学汉藏语研究院、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学院;王洪秀,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学院(北京 100081)。

  人称代词是人类语言普遍使用的一个词类,对语言的理解和表达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而格范畴是人称代词的一个重要范畴,它的特点影响着人称代词总体类型和特点。所以,研究人称代词格范畴的类型学特征,是语法学研究的一个重要任务。但是,不同语言人称代词的演变与发展存在不同的特点和规律,并受语言不同类型特点的制约,所以对具体语言的研究要从实际出发,根据语言的实际求出适合某一语言或某一亲属群语言的特殊规律。

  格范畴在人称代词的研究中虽然具有重要作用,但从目前的研究成果看,对其研究尚显单薄。以共时描写视角进行的研究散见于“中国少数民族语言简志”丛书以及各民族语的参考语法著作中。学者们在代词词类下分列人称代词,其中多数会提到人称代词的格范畴,就一个个语言的格范畴进行了共时描写,指出该语言存在哪几类格范畴,表现形式是什么,语法功能有哪些等。从历时入手探讨人称代词格范畴来源的研究主要是孙宏开的《藏缅语人称代词格范畴研究》。①该文列举出近20种国内藏缅语人称代词的格形式,并对各种不同形式的来源做了分析,指出它与格助词的关系,解释了藏缅语中一些语言不同形式人称代词可能是历史上格屈折变化的遗存。此外,还有学者把藏缅语某一语言的人称代词与其他语言进行跨语系语言比较,其中也涉及人称代词格范畴的比较研究。如才让三智、多拉的《藏、英、汉三种语言的人称代词用法比较研究》。②

  总的来看,前人的研究为藏缅语人称代词格范畴的研究提供了可持续研究的基础,但仅停留在简单的分类上,并未对其系统进行深入的研究。至于对其生成的条件和机制,以及对不同语言为什么会存在差异的研究仍是空白。

  本文在藏缅语族语言人称代词格范畴共时分析的基础上,通过类型学视角,对藏缅语人称代词格范畴的类型进行了分类,并对各种类型进行定位,然后通过藏缅语与上古汉语比较,指出上古汉语人称代词格范畴的特点。

  二、藏缅语人称代词格范畴的共时分析

  藏缅语人称代词格范畴的特点可以从类型学分类和在不同数上的差异两个方面进行分析。

  (一)藏缅语人称代词格范畴的类型学分类

  藏缅语中人称代词的格范畴主要有主格、宾格、领格3种,少数语言还存在施动格。从类型学上看,格范畴的表现形式有粘着式、屈折式、分析式3种。粘着式通过添加词缀实现格的不同语法意义,屈折式由人称代词的语音变化实现,分析式由格助词实现格的不同语法意义。总的看来,分析式是主要的,但在不同人称和数上,分布特点有差异。其次是屈折式,粘着式最少。但在使用中,有许多语言的人称代词格范畴是分析式与屈折式结合使用。分述如下。

  1.分析式

  藏缅语大多数属于分析性语言,体现在格范畴上也是以分析式为主。所谓分析式,是指在人称代词后加助词表示格的语法意义。有的藏缅语如贵琼语、傈僳语、土家语、拉祜语等的人称代词格范畴不论单数还是多数都以分析式表达。再以领格为例:贵琼语的格助词是,土家语的是,傈僳语的是,拉祜语的是

  有的语言在双数和复数上使用分析式。如羌语、尔苏语、藏语、景颇语、阿昌语、载瓦语、勒期语、浪速语、波拉语、怒语、纳西语、哈尼语、基诺语、白语等。以阿昌语为例,阿昌语的主宾格同形,人称代词单数的领格通过声调屈折来实现,双数和复数的领格通过人称代词后加来实现(表1)。

  

  阿昌语领格助词的使用并非是强制性的,这也是藏缅语分析式格助词的一个普遍特点。

  又以宾格为例,有的语言如尔苏语单数人称代词中主格、宾格、领格三格分立,宾格还可以在宾格代词后再加格助词,不过这种用法是非强制性的。尔苏语双数和复数的格范畴表现方式为分析式,即通过在人称代词后添加格助词实现格的语法意义(表2)。

  

  2.屈折式

  屈折式主要通过人称代词的语音变化表示格的语法意义。屈折式的语音变化有声调变化、韵母变化,还有少数声母变化。只用其中一种变化的少,多数使用韵母加声调变化,个别语言使用声母加韵母变化表示。

  (1)单纯使用韵母变化表示格语法意义的语言有尔苏语、史兴语和怒语。如史兴语格范畴的屈折变化主要表现在单数人称代词上(表3)。

  

  史兴语的宾格和领格使用韵母屈折的方式表达:第一人称单数的主格韵母变为o即成为宾格,变为ε即成为领格;第二人称单数的主格韵母i变为o即成为宾格,变为ε即成为领格;第三人称单数韵母屈折变化与第二人称同,不过宾格有两种形式。领格的表达还可在代词后加领格助词。史兴语的多数、双数、集体人称代词均没有格的语法变化。史兴语以韵母屈折变化表示格语法意义的用法并不严格,有时用,有时不用。⑥

  (2)单纯使用声调变化表示格语法意义的语言有阿昌语和基诺语。以基诺语为例(表4)。

  

  从上表可以看到,基诺语格范畴的屈折变化只在单数人称代词上。与其他语言不同的是,基诺语的单数人称代词宾格和领格同形。宾格和领格的表现形式是:主格的声调由低降调31变为高升调35。

  (3)声母和韵母同时变化表示格语法意义的是羌语(表5)。

  

  羌语桃坪话人称代词的格范畴主要体现在第一、第二人称代词单数上。声母变化为:第一人称单数的主格声母为,领格和宾格声母为q,第二人称单数主格声母为n,领格和宾格k。韵母变化为:第一人称单数主格和宾格韵母为a,领格韵母为o;第二人称单数主格和领格韵母为o,宾格韵母为

  (4)韵母和声调同时变化表示格语法意义的语言有:普米语、独龙语、景颇语、藏语、载瓦语、勒期语、浪速语、波拉语、纳西语、彝语、哈尼语、白语等。大羊普米语的格范畴表现形式见表6:

  

  大羊普米语的人称代词格范畴主要变现在单数和复数上,双数不存在格范畴。大羊普米语人称代词格范畴主宾格同形,除了领格外,还有施动格;主格、宾格和领格使用比较严格,施动格仅在强调施动者时采用。普米语领格采用人称代词词根韵母屈折和声调屈折表示。第一人称单数领格有两种形式:一是与主宾格同形,一是在主格韵母α后添加韵尾,声调不发生变化;第二人称单数主格韵母i变为,同时声调从24变为55,即成为第二人称单数领格;第三人称单数主格(第二音节)变为α,第一音节的声调55变31、第二音节的声调55变24,即为第三人称单数领格形式。复数的领格表现形式与单数差不多。大羊普米语人称代词施动格既有韵母屈折和声调屈折,又可在屈折形式后再加后附音节

  景颇语的格范畴表现形式见表7:

  

  景颇语人称代词格范畴的屈折变化只体现在单数人称代词上,主宾格同形,领格通过韵母屈折和声调屈折来实现。韵母变化为:第一人称单数主宾格韵母ai变为,即为第一人称单数领格;第二人称单数主宾格韵母变为,即为第二人称单数领格;第三人称代词单数无韵母屈折变化,只有声调屈折。声调变化为:单数人称代词主宾格均为中平调33,领格形式均为高平调55。

  景颇语有的人称代词格范畴的屈折变化可以看出是连音音变的结果。例如,景颇语的第二人称单数的领格连音的结果,的声母和声调,取的韵母,由于景颇语的塞音韵尾只出现在55调和31调,所以的声调变为55调。

  3.粘着式

  粘着式主要通过在人称代词上添加不同的词缀实现不同的格语法意义。藏缅语人称代词格范畴粘着式主要有添加前缀和后缀两种形式。添加前缀的语言是嘉戎语,添加后缀的语言是尔龚语。

  嘉戎语的人称代词有两种形式:独立形式和粘着形式。粘着形式是从属标记,附加在名词之前,表示领有关系,例如:mbro“马”、a-mbro“我的马”、“你的马”。在带有从属前缀的名词前面还可以加相应的独立形式的人称代词,例如:(11)

  

  嘉戎语茶堡话的属格标记是,但这个助词一般不能单独把两个名词连接在一起,必须和从属前缀连用。作为后缀与人称代词结合形成属格时,一般只保留(表8)。

  

  尔龚语是一种无声调的语言,存在主格、宾格、领格。主格是在人称代词原型的基础上加后缀-u(第一人称单数使用韵母屈折(12)形式:ε变为a;第二人称单数在韵母屈折的基础上再加后缀-u)。宾格是在代称代词原型的基础上加后缀-i,如果代词原型韵母为i(如第二人称单数),则使用原型做宾格;如果代词原型韵母以结尾,则直接变为i。领格是在人称代词原型之后加后缀-ke(表9)。

  

  尔龚语不仅人称代词有三格,表人的疑问代词、泛指代词也存在比较严格的格范畴。

  (二)藏缅语人称代词格范畴在不同数上的类别

  人称代词在藏缅语中都分单数、复数,有些语言还有双数。格范畴的语法形式在不同的数上存在明显的差异。

  在单数上,以屈折为主,分析式为辅,在双数和复数上,只用分析式。如羌语、藏语、景颇语、浪速语、哈尼语等语言都是这样。单数人称代词表示领格时,可以使用屈折式(系由人称代词与格助词合音产生的音变形式),还可以在这种屈折形式后再加格助词,形成“双重领格”。而双数和复数表示领格时,都用分析式,即在双数和复数人称代词后加格助词。以哈尼族卡多话为例(表10):

  

  人称代词如果表示宾格,单数有的与主格同形,有的使用屈折形式,还可以在这种屈折形式后再加格助词,形成“双重宾格”。而双数和复数表示宾格时,都用分析式,即在双数和复数人称代词后加格助词。前文所述尔苏语等即为这种情况。

  独龙语的人称代词格范畴在单数、双数、复数上都使用屈折式(表11),例如:

  

  从以上分析中可以看出,格范畴在同一语言不同数的语法形式存在差异,不同语言同一数上也存在差异。差异主要在语法手段上:有的使用屈折式,有的使用分析式。

作者简介

姓名:戴庆厦 王洪秀 工作单位:云南师范大学 中央民族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