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作品万花筒
又见远山,又见远山(心香一瓣) ——悼念童庆炳先生
2015年07月04日 09:41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钱中文 字号

内容摘要:又见远山,又见远山(心香一瓣)。——悼念童庆炳先生

关键词:远山;心香;老师;文艺理论;诗学

作者简介:

  6月15日清晨,电话铃声大作,是北师大程正民先生打来的,说童庆炳老师在昨天下午6时许走了,是爬长城时突发心脏病,荒山野林,医疗条件差……我不由得“啊”了一声,连连低声说着:老童,老童,你太大意了,你走得太早了……我把这一悲痛的消息告诉老伴,她也很是伤感,说他真是个好人;她又说:你刚才“啊”的一声时,脸色都白了!

  稍稍回过神来,我立刻想起5月12日下午,我和他还一起出席会议,傍晚主办方有晚餐招待。会议结束后,我和童老师走在一起,问他一会儿怎么安排,他说他就离开这里,回去吃晚饭。我说,我们很少有机会相聚,我准备在这里用餐,你也参加吧,可以聊聊。他稍稍迟疑了一下,对我说:好,就陪你吃晚饭。晚饭期间,他说起了三天前和我电话里提到的研究生培养的话题,他正在筹备一个以个案研究为中心的讨论会,通过学术个案的研究,来拓展研究生的思路与学术空间。我对这个方案表示赞同,这样做,可以引导研究生跳出大而无当的思路,走得更踏实一些,别一张口就是中国的什么什么,西方的什么什么,个别的现象还未吃透,就在大搞总体性的东西了,这种现象在我国学术界已延续了好久!同时我问他体力怎么样,他说就是感到乏力,有心衰现象。我说你的这些病征我都有,我们都动过大手术,我的病可能还比你多些。我劝他有空去做个血检,要是血钾低了,身体是会感到乏力的。那天晚饭后,我们互道保重、再见,谁知这“保重”之后却是突然离去,“再见”竟成了永诀!整个上午我都无法平静下来。

  下午,我去童先生家吊唁。来到灵堂,我看到童老师的遗像,轻轻地说:老童,老童,你看起来不是很好的么?怎么说走就走了呢?真是让人难以接受啊!看着看着,心里不禁一酸,眼眶立时一热。我勉强地忍着,行了礼,对他的遗容又看了一会,退出灵堂,来到他的书房,坐了下来。我心里想,这些地方我都是熟悉的啊,今天却换了你的学生来接待我了!接着他的学生拿来了留念簿,我写下一首悼亡诗:“相识相知三十春,同声同音共精神。木秀于林摧人去,文苑何处再逢君!”写着写着,不禁悲从中来,竟是潸然泪下。诗很直白,但总是寄托了我的一点哀思,真是,以后何处再逢君啊!回到家里,想起写悼亡诗时我怎么流了眼泪了呢?童老师啊童老师,你知道我也是八十好几的老人了。多年以前,我的眼泪已经流不出来了,泪眼已经干涸了!遇到伤心事,哭不出来,只好干嚎几声。今天竟是泪如泉涌,伤感让我感到孤独了啊!

  我和童老师相识三十年,开始只是文字之交,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才算真正认识。那时他领了一批研究生,撰写了一套文艺心理学研究丛书,同时举办了一个文艺心理学研讨会,邀请我参加,这样算是真正有了接触。这个会还邀请了几位作家,那时有作家、理论家共同参加讨论问题,算是别开生面的了。看到童老师等人的研究成果,不讲时髦但很前卫,功底扎实,理论新颖,心里很是感佩。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